关灯
护眼
字体:
《高武27世纪》

第169章 下气巢石的秘密
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过路费?

    这个准备出门的二品,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幻听了。

    他们其实听说了这个黄豆的?#24405;!?br/>
    但毕竟是内营的侍卫,平时出门,要专门找侍卫长请假,一般也没时间出去。

    所以,对于苏越的?#24405;#?#20182;们心中也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当然,苏越那100颗气血丹,也引起了侍卫们的注意。

    可我们还没敲诈你,你一个新来的,直接就要过路费?

    谁给你的勇气。

    找死的方式千万种,你竟然选择了最直接的一种。

    之前侍卫们还在商议,要用什么理由敲诈点丹药,毕竟这是营将军账前,做事情还是要讲点规矩。

    但现在,可?#38405;?#20808;惹事。

    “不给?”

    苏越面无表情,用很平静的语气?#23454;饋?br/>
    “对,不给。”

    这个侍卫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到想看看,这个黄豆有什么能耐。

    难?#24576;?#20182;还敢在营房出手?

    这已经违反了纪律,会被侍卫长?#22836;!?br/>
    “嗯,不错。

    “嘴硬的小伙,我很欣赏你。”

    苏越点点头,随后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营房里其他侍卫也阴森森冷笑着,他们也想看看,这个新来的黄豆,到底水有多深。

    初来乍到,你不拜码头就算了。

    你竟然敢抢劫。

    噼里啪啦。

    二品侍卫,弱的可怜,苏越都不知道如何用语言来描述这种弱。

    根本不配自己用战法。

    五六秒时间,这个头铁的侍卫,已经跪在地上哭喊,大喊救命。

    怪不得一个铁肝,就能打遍天下无敌手。

    就这种对手,苏越能打一百个。

    哪怕是?#21866;?#20070;那种人过来,也可以轻?#36175;?#34384;这些侍卫。

    其实这些侍卫一直躲在内营,连战场都没有去过,不过就是一群气血武者。

    当然,苏越下手也有轻重,他并没有打在侍卫脸上。

    毕竟是站岗的保安,要靠脸吃饭的。

    “我给,勇士,我给你丹药,我给。”

    这个侍卫吓的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太可怕。

    这个新来的黄豆,绝对是个魔鬼。

    一颗气血丹而?#36873;?br/>
    赶紧给。

    等侍卫长回来,自己再去告状。

    总有他吃亏的时候。

    随后,这侍卫不舍的拿出一颗丹药。

    苏越抢劫成功。

    其他侍卫同样被气的发抖,虽然并不是在抢自己,但就是气。

    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新入营,第一天,你就抢劫。

    普天之下,还有比这更过分的事情吗?

    有!

    没错。

    苏越身体力行,继续给大家做着榜样。

    “我打你,我拳头疼,需要疗伤,还得一颗气血丹。”

    苏越拿走一颗,明显不满意。

    内营侍卫队,这里是?#20160;睿?#36825;些侍卫,都暗中存着不少丹药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侍卫被气的差点吐了血。

    你打我。

    然后你找我要疗?#35828;?#33647;。

    ?#20063;?#26159;被害者啊。

    可苏越不管,他在捏着拳头,?#34987;?#36856;现。

    给吧。

    不给又能如何?

    打又打不过。

    逃又逃不了。

    这侍卫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他又依依不舍的拿出一颗丹药。

    过分。

    简直过分到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其余人都有些看不下去,欺人太甚。

    普天之下,再也不可能有比这还要过分的行为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苏越抬起头,继续告诉他们……?#23567;?br/>
    “你们几个,每人一颗丹药。

    “看戏门票。”

    苏越冷冷注视着这些人。

    “黄豆,你别太过分,这是营将军的侍卫营,你无法无天,会遭报应。”

    一个黑脸侍卫怒斥道。

    “你两颗,因为你和我有互动。”

    赵楚眯着眼,瞳?#23383;?#23506;光乍现。

    其余人顿时面面相觑,他们被气懵逼了。

    互动费?

    这他娘又是什么苛捐杂?#21834;?br/>
    “我数三下,如果谁不给,就是加时费,每人要再多一颗丹药。”

    苏越继续道。

    我打劫,向来有理有据,要发票都能给你。

    “你不过就是掌旗屯兵营一个难民,我觉得你太嚣张,今天我们联手把你?#21697;?#28982;后让侍卫长公断。”

    苏越言行,已经不是抢劫,而是群?#21834;?br/>
    顿时间,几个人眼神暗示,同时朝着苏越功来。

    噼里啪啦。

    两?#31181;?#21518;。

    苏越踩着一颗侍卫脑袋,其余人也捂着肚子,在地上痛苦的蜷缩着,连连惨?#23567;?br/>
    “每人三颗丹药。

    “一颗看戏费,一颗互动费,一颗医药费。

    “如果谁要出这个门,每人再一颗过路费。”

    苏越的脸,平静的就如一潭死水。

    这次,侍卫们都学乖了。

    这个魔鬼实力太强,根本就惹?#40644;稹?br/>
    联手都不是人家的对手,还抵抗个屁。

    原本一颗丹药就打发的事情,现在损失了三颗丹药。

    哪怕就是侍卫长?#25112;?#20102;他抢劫来的丹药,也会被侍卫长私吞,根本就不会还回来。

    忍气吞声,花钱买平安吧。

    损失大了。

    几个人特别不甘心,但技不如人,也无可奈何的拿出?#35828;?#33647;。

    苏越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抢劫。

    果然比盗窃要高一个等级。

    怎么?#30340;亍?br/>
    很畅快。

    这时候,最先被苏越打劫的侍卫,已经准备逃出门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苏越喊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、什么事,我已经交了过路费。”

    这个侍卫被吓的?#25104;?#24808;白。

    “看戏费。”

    苏越语重心长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讲不讲道理。”

    你个杀千刀的。

    这个侍卫咬牙切齿,最终还是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不甘心。

    自己这辈子,就没有见过这么不讲道理的玩意。

    “不讲。”

    苏越理所当然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这也是个愣头。

    老子在这抢劫呢,你特么给我讲道理。

    要不是计划放长线,老子早把你们全杀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给,我给!”

    这个侍卫又拿出一颗丹药。

    他要立刻去找侍卫长。

    这里是内营,这里绝对不可以这么没有王法。

    “咦,你是不是要去找侍卫长告状?”

    苏越突然又问。

    “没、没……?#20063;?#25954;。”

    侍卫被吓的差点断了气。

    先稳住这个恶魔再说。

    “正好,带我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苏越想了想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见侍卫长?”

    侍卫们纷纷一愣。

    你分明就是去找死。

    不对。

    这?#19968;錚?#38590;道要?#20204;?#21163;来的气血丹,去贿赂侍卫长?

    卑劣无耻的畜生啊。

    “嗯,初来乍到,先见见领导。”

    苏越点点头。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这?#19968;?#35201;去贿赂侍卫长,可你想的太简单。

    贿赂,没有想象中那么容?#20303;?br/>
    侍卫长不可能公然同意你欺负人。

    “顺便,我找侍卫长,也收个过路费。”

    话落,苏越已经率先走出了营帐。

    侍卫长在哪呢?

    还好,有个带路的。

    苏越已经离开。

    营?#19990;?#20960;个侍卫已经被吓的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找侍卫长?

    收过路费?

    你一个二品侍卫,你找三品侍卫长收费?

    你莫不是被毒蜂扎坏了脑子,?#30475;?#27963;腻了。

    侍卫长是三品,他有个专门的营帐,居住环境明显要高侍卫们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苏越在门口等着。

    那个侍卫一溜烟跑进去,二话不说就开始告状。

    看了看时间,差不多一?#31181;?#36807;去,告状该结束了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营?#19990;鎩?br/>
    侍卫长怒发冲冠。

    无法无天。

    简直是无法无天。

    侍卫长刚刚知道新来了个侍卫,并且这?#19968;?#24471;到了100颗气血丹奖励。

    他原本还等着这侍卫来拜会自己,顺便收一些孝敬。

    可谁能想到。

    一个区区掌旗屯兵营的难民侍卫,刚才报到,竟然就敢抢劫别人的丹药。

    这还能?#35828;茫?br/>
    侍卫还在添加?#30171;?#30340;描述着苏越的恶行,可就在这时候,大门直接被一脚踢开。

    苏越就这样平静的走进来。

    颤抖。

    侍卫长第一次被气的颤抖。

    闯进来了。

    一个二品的侍卫,竟然一脚踢开侍卫长的大门,大咧咧闯进来了。

    该死。

    你以为我这里是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你又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你目无王法,你竟然敢闯侍卫长的营帐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滚出去,老子今天要打侍卫长,免得误伤了你。”

    苏越平静的走过去,一脚将侍卫踢了三?#33258;丁?br/>
    侍卫连滚带爬,大脑已经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他想过苏越的下场。

    可能这畜生用大量气血丹来贿赂侍卫长。

    可能这畜生舍不得气血丹,被侍卫长打一顿。

    也有可能,他和侍卫长争辩,继续被打一顿。

    但他此刻的行为,已经出离了自己对嚣张的理解。

    你要来打侍卫长?

    你一个二品的小侍卫,你竟然来打侍卫长?

    “你今天会死。”

    侍卫长被气的差点背了气。

    蠢货他见过。

    白痴他也见过。

    但这么嚣张的白痴,还真是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苏越根本懒得废?#21834;?br/>
    他上前一步,迎面一拳朝着侍卫长轰去。

    对方是三品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类似于保安的侍卫,大多都是气血武者。

    但三品毕竟是三品,和二品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“哼,就这种?#28525;?#30340;攻击,简直就是挠痒痒。”

    侍卫长轻蔑的冷笑,同时,他头一歪,准备躲开这一拳。

    然后,自己一脚就可以将这白痴,踢成残废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眼看着就要轻松闪开的拳头,突然加速。

    对!

    毫无道理,毫无预?#20303;?br/>
    突然就快了很多。

    措不及防之下,侍卫长躲避不及,被一拳结结实实砸在面门。

    该死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原本保持着?#24867;?#36895;度的拳头,会突然加速,毫无道理,简直和掌目族的箭矢一样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可接下来,更令人想不到的事情,继续在上演。

    侍卫长被打出了血。

    对,他从来就没有想到,一个二品的侍卫,怎么可能打出这么刚猛的一拳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从二品走过来的。

    这根本就是不亚于三品的轰击啊。

    侍卫长直接是一口鲜血喷出去,牙都掉了两颗。

    苏越心里冷笑。

    果然是个三品的气血武者。

    自己根本就没有必要暴露战法,仅仅是速度增幅和攻击增幅,就足以完虐这个蠢货侍卫长。

    其实想想也正常。

    营将军是七品,他们怎么可能会靠一些二三品来保护。

    不过就是撑撑场面罢了。

    这些侍卫注定不可能强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侍卫长被一拳打掉牙齿,他当然不可能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阳向族的战法,疯狂朝着苏越轰击而来。

    但经过了增幅的苏越,已经拥有了侍卫长无法理解的速度。

    他背着双手,?#31283;?#26377;余的躲闪着命绳轰击。

    太慢。

    侍卫长根本就触碰不到苏越的皮肤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找个机会,苏越还能闪电出手,扇侍卫长一巴掌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在侍卫长歇斯底里的连续攻击下,苏越已经扇了他七八个耳光。

    侍卫长一颗光头高高肿起来。

    他不用站岗,苏越可以放心的扇,反正营将军这段时间不回来,这侍卫营没人管,自己可以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一开?#36857;?#20197;?#20570;?#19975;钧的速度,将这群侍卫打怕。

    这样,自己以后才可以坐稳山大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远处。

    那个侍卫坐在地上,根本不敢站起来,他简直被吓的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。

    自己这是见鬼了吗?

    一个二品的侍卫,追着侍卫长扇耳光。

    侍卫长半边脸高高肿起,几乎被打成了猪头,看上去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而黄豆这个恶魔,简直是残忍。

    他竟然?#24576;?#30528;左边打,根本就不打右边,一点都不对称。

    而且这个侍卫还发现了一个更加恐怖的事情。

    黄豆,竟?#24187;?#26377;施展战法。

    对!

    他根本就是用拳头在?#36867;?#20365;卫长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他不?#36857;?br/>
    侍卫长根本不值得他用战法?

    这还能?#35828;茫?br/>
    侍卫们们都清楚,当初黄豆打败铁肺,可以施展出了钢骨族的战法啊。

    “不对,侍卫长要用那一招了吗?”

    这时候,被打成了猪头得到侍卫长,已经接近发疯。

    侍卫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他心里清楚,侍卫长其实有一招杀手锏。

    这杀手锏施展之后,会有一些后遗症,所以除非生死关头,侍卫长根本不舍得使用。

    ?#19978;?#22312;,他已经被黄豆逼迫到绝?#22330;?br/>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一颗足球大小,无比狰狞的骷髅头,赫然被侍卫长轰出来,直接是朝着苏越撕咬而去。

    “小畜生,这是我的杀手锏,血头狂杀。

    “你哪怕速度再快,也逃不过血头狂杀的?#32439;佟!?br/>
    侍卫长目光阴沉,睚眦欲裂的吼道。

    愤怒。

    他前所未有的愤怒。

    被一个二品侍卫如此羞辱,这已经超出了侍卫长容忍的极限。

    杀。

    不惜一切代价,一定要杀了这个畜生。

    “死吧。”

    侍卫长怒吼道。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血头狂杀可以?#32439;伲?#40644;豆在?#32439;?#19979;,停下了身形。

    这血骷髅,眼看着就要轰击在黄豆胸口。

    远处的侍卫也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杀。

    侍卫长,一定要杀了这个祸害。

    一定要为民除害。

    ?#19978;А?br/>
    下一个眨眼,苏越再次创造了一个震撼人心的场?#21834;?br/>
    对。

    他的掌心里,同样出现了一颗血骷髅。

    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就连战法的气息也一样,就是血头狂杀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场景,吓得侍卫长差点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骷髅,被苏越的骷髅冲碎。

    随后。

    自己想逃。

    可血头狂杀可以?#32439;佟?br/>
    侍卫长被他最擅长的杀手锏,结结实实轰在了胸口。

    负伤。

    侍卫长躺在地上,浑身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他不可思议的看着苏越,就如在看魔鬼。

    不可能。

    这是自己的杀手锏,很少人能修炼成功。

    一个不堪一击的二品,他怎么可能也会血头狂杀。

    这根本就不可能。

    侍卫长呆滞的躺在地上,陷入了无尽的自?#19968;?#30097;?#23567;?br/>
    ?#30504;?br/>
    苏越一脚踏在侍卫长脸上。

    “给你两个选择。

    “第一,你继续当你的侍卫长,但从今天开?#36857;?#20320;归我管。

    “第二,?#19968;?#20844;然挑战你,并且打败你,然后我来当这个侍卫长,你去城外挖药。

    “选哪条?”

    苏越平静的?#23454;饋?br/>
    他不想在营将军面前太抛头露面,所以还计划当一个小侍卫。

    但这内营里,所有事情,都得自己说了算。

    哪怕这侍卫长有点关系,也不敢丢这脸,他一定会选择合作。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原本已经一脸死灰的侍卫长,顿?#27605;?#20837;了新一轮的自?#19968;?#30097;?#23567;?br/>
    按照阳向族的规矩,他已经输了。

    苏越是营将军的人,也算有背景,这侍卫长的职位,原本就已经属于苏越。

    自己的结局,虽然不至于去挖药?#27169;?#20294;也一定会被扔到军队里,去和无纹族?#26494;薄?br/>
    他不想死啊。

    可对方出其不意,竟然还要给自己一条活路?

    这是为什么?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,什么条件都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侍卫长不傻。

    他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虽?#24576;?#20102;傀儡,但起码还能保住这舒服的日子。

    这是万幸!

    苏越点点头,走到侍卫长的椅子上坐下。

    这时候,侍卫长很规矩的跪下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和我之间的秘密,如果谁走漏出去,?#19968;?#26432;了你。”

    苏越看着侍卫长说道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闻言,侍卫长猛地回头。

    那个全程目睹了一切的侍卫,已经被吓的魂不附体。

    “小人什么都没有看到,什么都没有看到。”

    侍卫连连磕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苏越已经掌握了内营的大权。

    这里有一个适合修炼的地方,是营将军给内营的一点福利。

    在以前,这是侍卫长专用的地点,其他侍卫想要来运转气?#32602;?#38656;要用气血丹来换。

    但苏越掌权后,直接宣?#36857;?#20219;何人不得踏入。

    整个侍卫营,有苦不敢言。

    别说现在营将军根本就不在内营,哪怕他们见到营将军,也不敢乱提这里的事情。

    毕竟,侍卫长要稳固自己位置,就必须要听苏越的话,他只能用自己的权威,去镇压下面的人。

    在侍卫营,侍卫长拥有生杀大权。

    至于一个区区侍卫,对日理万机的营将军来说,根本都记不住谁是谁,他们不过就是一群看门的保安罢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苏越暂时达到了一手遮天的小目标。

    至于气血丹。

    那更是根本不用发愁的事情,理论上,包括侍卫长在内,这里所有人的气血丹,全是他苏越一个人的。

    而苏越,也终于以侍卫的名义,如愿以偿的靠近了月冥真典的石板。

    但?#19978;В?#29616;在还不是盗走的时刻。

    在营将军的营帐内,居住着营将军的几个老婆。

    自己仅仅是掌控了一个保安队,还不敢公然拆营将军的门板,毕竟里面那几个老婆最弱都是四品。

    得等待机会。

    况且自己就是强行抢走?#26223;澹?#20182;也没有机会逃出城池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。

    三天时间过去。

    虽?#24187;?#31186;耗费1点的酬勤值,每天都是8万多的消耗。

    但苏越身处在阳向族腹地,酬勤值涨幅也很猛,甚至还在反超。

    而且他不要命的生吞气血丹,气血值涨的也是飞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可用酬勤值:41512

    1:睡眠赦免

    2?#21898;?#30340;代价(下?#38382;?#29992;,消耗3200酬勤值)

    3:救你狗命

    4:人鬼有别

    5:猥琐隐身

    气血值:559卡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期间,苏越?#19968;?#20250;,切换回人族状态,?#19968;?#20102;一次气血。

    还好。

    哪怕是在湿境,系?#24809;?#26679;给涨了10卡气血。

    再加上这几天的修炼,苏越直接?#24179;?60卡。

    照着这样的状态?#20013;?#19979;去,20天时间,恐怕是可以?#40644;?#21040;600。

    可苏越还是不满足。

    侍卫营这些怂货,根本就不敢反抗自己,这里的丹药可以任由自己吃。

    要知道,30多个侍卫,常年积累的丹药,也够自己挥霍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?#19978;А?br/>
    消化能力有限啊。

    毕竟气穴只有70个,还达不到火力全开的极限效果。

    所以,苏越更加渴望月冥真典石板,他要赶紧打开剩下的气穴。

    ?#19978;?#19968;直找不到机会。

    那群娘娘进进出出,来来回回,自己履行着保安的职责,根本就没有一点机会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天。

    苏越终于遭遇了一?#25105;?#24120;。

    大清早,营将军气势汹汹的归来。

    苏越和几个侍卫正在营帐门口站岗。

    其实以苏越的力量,他完全可以不站,但苏越不甘心,他总想寻觅点机会。

    正巧,在自己站岗的时候,营将军归来。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一个二品的侍卫,这是最小的小人物,营将军根本就没有记得。

    苏越他们齐齐?#27427;瘢?#33829;将军面无表情,黑着脸回归营帐。

    几?#31181;?#21518;,那群居住在里面的丑娘娘们,全部被驱赶出去,一窝蜂去了街上。

    苏越心里咯噔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本能的意识到,营将军可能是要商谈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。

    没一会时间,五六个气势凶悍的阳向族,陆续走到营帐内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六品的出征将军。

    苏越竖起耳朵,仔细听着里面的谈?#21834;?br/>
    其实营将军他们也根本就没有避讳,毕竟他们需要防备的只有人族,整个内营,就只有这些没出息的侍卫。

    他们没?#24515;?#21147;,也没有渠道去接触人族。

    况且,这也算不上什么军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?#21543;?#20351;下令,16天后,典侍城全力轰击西战道。

    “最新一批的囚徒,已经从第四战场开始押解。但咱们树旗屯兵营,不负责押解囚徒,你们整军,到时候只需要冲杀即可,毒蜂丛林里的毒蜂,全权由囚徒来吸引。”

    营将军中气十足,开门见山的说道。

    苏越皱着?#35760;?#21548;。

    由于声音洪亮,哪怕隔着破门,他可以听的很清楚。

    16天后。

    算算时间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自己来典侍城正好7天。

    当初在山洞里,焦清远和阳向族的使者,说好了23天后,全面进攻西战道。

    很明显,神使也是刚刚才交代下来任务。

    这七天时间,典侍城的神使,应该也在?#25945;?#21830;议。

    “营将军,典侍城已经牺牲了无数战士,可除了一车?#32431;?#30707;,根本就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“如果继续下去,完全没有任何意义啊,白白牺牲罢了。

    “以前咱们还想抢走?#32431;螅?#21487;事实证明,焦清远根本就是个叛徒。

    “而在半年前,昔魔城已经发现很多?#32431;螅?#25105;们完全可以找昔魔城购买?#32431;?#30707;,何必一直往矿区填命。

    “焦清远答应用下气巢石去摧毁?#32431;螅一?#30097;他就是在撒?#36873;?br/>
    “或许,焦清远这个叛徒,早已经忘记了对人族的仇恨。”

    一个出征将军情绪很激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上次大战,他的手下损失最惨重,所以他恨透了焦清远。

    可战争的结果,仅仅是一车?#32431;?#30707;。

    简直是可笑之极。

    门外,苏越心脏疯狂跳动。

    昔魔城!

    发现了很多?#32431;蟆?br/>
    这对人族来说,绝对是天大的噩耗。

    ?#32431;?#30707;磨成粉,再经过高温,锻造在兵器里,那就是合金武器。

    在阳向族,同样拥有这种锻造技术。

    “这是神使的命令,你以为?#20197;?#24847;牺牲吗?

    “但神使已经说明,这是最后一次。

    “焦清远已经拿走了两块下气巢石,他如果还玩什么花样,阳向教就在无纹族的城?#27427;錚?#20844;布焦清远的?#24405;#?#20182;不敢耍咱们。”

    营将军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下气蛾的事情,可能要瞒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在掌旗屯兵营的营?#19990;錚?#20002;了大量的阳向族文?#20303;?#37027;堆文献里,正好有长老对下气蛾的?#31363;兀?#34429;?#24576;?#32769;的文字很难?#24179;猓?#20294;无纹族一定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    一个出征将军又忧心忡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的下气巢石,到底是什么东西?为什么我们几个,却一无所知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另一个出征将军怒气冲冲?#23454;饋?br/>
    他们?#20040;?#20063;是宗师级的将军,可却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下气蛾是很小的飞蛾,就生存在?#32431;?#30340;石头缝里,无形无色,比粉尘还要渺小。

    ?#20843;?#20204;会随着武者的呼吸,进入到武者体内寄生。但这下气蛾无害,也没有任何?#20040;Γ?#23436;全和空气一样,靠着一点点武者血液生存。

    “咱们任何去过矿区的武者,都会被下气蛾寄生,但这就是一种吃下去的东西,没什么影响。”

    ?#21543;?#38271;老也着实厉害,竟然生生?#39029;?#20102;下气巢石这?#30452;?#29289;。在武者死后,下气巢石可以将吸了血的下气蛾,?#31456;?#22238;来,并且加持一种特殊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一旦解除了下气巢石的封印,里面那些被束缚的下气血蛾,就会再次朝着?#32431;?#30707;头缝里钻。

    “仅仅是沾染过武者血,但没有被下气巢石?#25042;?#30340;下气血蛾,也没什么?#20365;狻?#23427;们被?#32431;?#37324;原始的下气蛾驱逐,自然就会消失在空气?#23567;?br/>
    “可这些被巢石气息感染过的下气血蛾,则不会白白死去,它们暴动,会和原始下气蛾发生摩擦征战。

    “血蛾和原?#32423;?#20129;命?#26494;保?#23601;会产生一种特殊的振动波,对?#32431;?#26377;毁灭性的打击。当然,下气蛾在任何情况下,对人族都无害。

    ?#21543;?#38271;老已经尝试过,他?#20808;思疑?#33267;不惜摧毁过一座?#32431;蟆?br/>
    “下气蛾的震荡波,确实可怕,要知道,九品都无法轰碎的?#32431;螅?#30452;接灰飞烟灭,一座山都坍塌成粉末,十分恐怖。

    ?#21543;?#38271;老说过,下气蛾本身就是?#32431;?#37324;的生命,这是它们存在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至于联军?#30475;?#37117;在矿脉开启的时候去进攻西战道,也是为了武者可以去呼吸下气蛾。其实开启?#32431;?#37027;些寒气,里面就有数不清的下气蛾,那时候武者呼吸,武者死亡,是下气巢石吸收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联军的武者,还是无纹族武者,他们体内的下气蛾,都成为了焦清远那颗下气巢石里的祭品。”

    营将军简单解释了一下下气蛾。

    营帐外。

    萦绕在苏越心头的疑惑,也终于解开。

    湿?#22330;?br/>
    果然是一片神秘莫测的地带。

    下气蛾。

    ?#32431;?#19978;散开的雾气,竟然根本就不是气体,而是下气蛾?

    这样说来,自己的体内,也有不少下气蛾。

    武者死后,下气血蛾,被下器巢石炼化,然后再回矿山,从而摧毁矿山。

    好可怕。

    而焦清远这畜生手里,拿着两颗下气巢石,其中有一颗,已经积攒够了足量的下气血蛾,他随时可以将血蛾?#22836;?#20986;去,摧毁这座宝贵的?#32431;?#23665;。

    但苏越还是想不通,焦清远拿着另一颗,他是要干什么?

    附近根本就没有第二座?#32431;?#21834;。

    “将军,这可怎么办?

    “万一这秘密被无纹族知道,他们也寻找下气巢石,会不会去破坏昔魔城的?#32431;螅?br/>
    “无纹族向来狡猾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出征将军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你们根本就不必担心。

    “其实想要阻止血蛾暴动,方法更简单,简单到你们都想不到。

    “知道毒蜂吗?

    “只要杀一群毒蜂,然后将毒蜂尸体,均匀的洒在矿山,不管是任何血蛾,都会陷入假死状态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天敌,在无纹族的解释中,这叫食物链。

    “毒蜂的存在,专门就是为了克制下气蛾。”

    营将军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该死,那掌旗屯兵营的文献,被无纹族抢走,他们会不会知道毒蜂克制下气蛾的事情?”

    另一个出征将军惊呼。

    “他们知道个屁。

    “关于毒蜂的事情,这是神长老苦心研究了几年的结果,文献里根本就没有?#31363;亍?br/>
    “其实知道下气巢石又如何?无纹族根本就没办法?#24179;狻!?br/>
    营将军轻蔑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兵器呢?

    “咱们的兵器,同样含有?#32431;螅?#20250;不会也被下气蛾摧毁?”

    又有人?#23454;饋?br/>
    “你想多了,只要经过高温,?#32431;?#23601;没办法再供下气蛾寄居。”

    营将军道。

    门外。

    苏越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他们都是在谈论一些作战计划。

    其实也就是各个屯兵营之间的勾心?#26041;牽?#33487;越听着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   他现在满脑子,都是下气巢石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焦清远一旦开启下气巢石,这座?#32431;螅?#20415;会被直接摧毁。

    而阻止这一切的办法,就是毒蜂的尸体。

    仅仅是尸体就够了。

    这简直难以?#30511;牛?#19981;得?#24576;?#35748;,异族花里胡哨的鬼点子,还真的是够多。

    毒蜂这种东西,武者们也尝试着杀过。

    很好杀。

    但数量太多,简直是铺天盖地,无穷无数,杀了没意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求月票

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
加拿大西部快乐8
全年特码表 澳洲幸运8彩票控 组选774 福利彩票喜乐彩开结果查询 3d开机号试机号近100期 香港六彩特码资料 香港赛马会赛马现场直播 湖北省福彩中心被通报 江苏7位数17191开奖 福彩3d跨度走势图大赢家 大乐透2019042 www澳客网 上海福彩中心兑奖地址 天津十一选五计划软件 福彩3d字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