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《高武27世纪》

第158章 心之所向,使命守护
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苏越休息了一会,医生到来!

    一番检查之后,告知苏越没有什么大碍,随时可以出院。

    等医生走后,苏越打开手机。

    短信不少,大部分都是留言。

    许白雁的短信:弟弟,醒来后,记得给我打电话,北武有要紧事,不能去陪你,好担心你!

    杨乐之:小舅子,你姐要去搞事情,我得保护她,开机回个电话。

    白小龙:苏越,我去湿境,有空再聚。

    牧橙:医生说你没有大碍,休息休息就会醒,我在西武等你。

    周云粲:苏越,?#26159;?#30465;的救护车来了凡支市,戴教官他们回去,我也先回南武,有空再聚。

    王路峰:医生说你伤不重,我就不陪着你领奖了,我容易嫉妒,先陪我爸回去疗伤。

    短信看完,苏越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大家没有专门来跑一趟,其实是好事。

    自己只不过是脱力,睡一觉就好,万一有人舟车劳顿开来探望自己,反而是不习惯。

    其实在神州,每一次有人从湿境回来,都是浑身伤势,除非有濒临?#21171;?#30340;伤势出现,否则也没有人专门去医院探病。

    倒也不是不关心,而是受?#35828;?#24773;况,实在数不胜数,跑不过来。

    毕竟,大家都很忙。

    再说,医院是病人静养疗?#35828;?#22320;方,如果探病的人络绎不绝,对病人反而是麻烦,医院人来人往,和菜市场一样,根本就没必要。

    照顾病人,医务工作者才是专?#31561;?#21592;。

    苏越换上自己的?#36335;?#24403;夜就离开了医院。

    睡的时间太长,他都有些麻木。

    至于奖赏什么的,应该会需要一段时间统计,苏越也不着?#20445;?#38663;秦军团也不会忘了自己。

    明天一早,就回西武吧。

    等和司马导师学完剩下两种辅助战法,就?#24613;?#19979;湿境,刻不容缓,我都二品了,足有资格。

    苏越肚子饿,找了个夜宵摊位,开始大吃特吃。

    他没有给许白雁他们打电话,估计都在补觉,有空再打吧。

    突然,苏越有些怀念和花熊他们在一起的日子,一起吹牛,一起聊天打屁。

    打通电话!

    果然,花熊还没睡,他毕竟成了普通人,精神不会那么紧张。

    “苏爷,大半夜怎么不睡觉,是不是?#27809;?#20869;裤了,年轻人,火力旺。”

    电话另一头,?#26494;?#40718;沸,看样子花熊的生意不错。

    “苏爷,在西武过的怎么样?有没有被欺负,你封品了吗?气穴打通几个?

    “你可别连?#19968;?#29066;都不如啊,我当年打通11个气穴,那可是惊天地泣鬼神,所向睥睨。”

    根本就没有苏越说话的机会,花熊的各种问题,简直是和机关枪一样打过来,喋喋不休。

    “苏越,你别听花熊老大瞎说,他吹牛呢。

    “你在西武是不是要上战场了,花熊老大每天都念叨,希望你能平安,我们这些老兄弟,也都希望你能平?#30149;?br/>
    “花熊老大每天吹牛,说你是四大武院的学生,一定可以打通25个气穴,他逢人就?#25285;?#35828;自己是西武学生的哥们。

    “苏越,我们都想你。”

    花熊说了一半,电话被老?#38405;?#36208;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过的很好,?#27809;?#29066;也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苏越吃着烤串,心里莫名其妙很暖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最底层的一品武者,花熊的武?#21171;?#36134;?#29275;?#29978;至都没有权限看自己的支武直播。

    这里的一切,对他们来说完全是封闭的。

    但他们应该过的很安逸。

    听到花熊老念叨自己,苏越心里也有些感动。

    “苏爷,你们咱们这群?#35828;?#39556;傲,我高兴,哈哈。”

    花熊冲着电话大吼,能听得出来,他很开心。

    “老赵,把电话给花熊。”

    苏越说道。

    “喂,苏爷,说句老实话,你的气穴到底有没有25个,别骗我,咱俩当初约定好的,你修炼到什么境界,不能骗我。”

    花熊神秘兮兮的?#23454;饋?br/>
    确实。

    当初苏越从搏击俱乐部走的时候,和花熊有个协议。

    如果有空的话,苏越会如实告诉花熊,自己的境界。

    这是花熊用20部?#22870;?#27494;打片换的。

    “我气穴打通了70个,现在二品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好好生活,不用替我担心,一切都好。”

    苏越笑了笑。

    面对花熊,他没必要隐瞒什么。

    甚至,苏越都不想让老叔他们担心自己,但花熊是个例外。

    当初花熊也说过,会替苏越的境界保密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苏越在电话那头,猛地听到花熊砸了一个酒瓶子。

    “在场所有人,都给老子安静点,都给老子听着……今天这顿饭,老子请客,全部免单。

    “谁敢掏钱,老子杀了他。

    “哈哈,高兴!”

    苏越挂?#35828;?#35805;。

    花熊应该是疯了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伤口,其实还有些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附近的夜市很热闹,人来人往。

    苏越嘴角带着微笑,他看着街道上的霓虹?#20102;福?#24515;里没由来的有一种感动,亦或者是……使命?#23567;?br/>
    对。

    就如在湿境拼死?#26494;?#30340;千千万万军人一样,这种使命感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我们在黑灯瞎火的至暗之地,舍生赴死,还不就是为了大家,可以在霓虹灯下通宵畅饮。

    我们在敌?#35828;牡肚?#19979;流血,就是为了城市里的这片安宁。

    这,就是使命?#23567;?br/>
    高楼大厦里的每一盏灯,都由我们来守护。

    这座城市里的每一张笑脸,每一份爱,都由我的手掌来守护。

    苏越不敢想象,万一阳向族得逞,那凡支市,会是一副什么场景,又会有多少家庭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那些?#20102;?#30340;灯火,有多少会永远熄灭。

    “保家卫国。”

    苏越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原来,是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保护国家,保护亲人,保护朋友。

    百家灯火安宁,就是这个时代武者的心之所向。

    就是父亲这一辈人心中的使命!

    原来,这就是使命的满足。

    怪不得,老爸没有后悔过,他坐牢都没有后悔替神州付出过。

    老叔双腿残?#24076;?#36824;要自食其力,还是不愿意拖累神州。

    原来这就是他们心里的那盏灯。

    苏越结了账,在街道上瞎溜达,他不知不觉,就走到凡支市的烈士荣耀墙。

    牺牲在湿境的军人,都会将荣耀留在这里,这是他们的归宿。

    天已经亮了。

    在陵园的大门外,有震秦军团的仪仗营站岗。

    制服笔挺,神情肃穆。

    仪仗营,并不是由武者组成,这是?#31922;?#38663;秦军团的一个特殊兵种,负责神州各项庆典工作,站岗工作,毕竟武者稀?#20445;?#19981;可以浪费在这些岗位上。

    但这些普通军人,同样伟大。

    他们偶尔也会去当工兵历练,他们也想突破为武者,去真正守护国家。

    这时候,已经陆陆续续有人去陵园祭扫,应该都是英灵的家属。

    苏越看到一家人,应该也是来祭拜英灵。

    但这家人,却没有走进陵?#21834;?br/>
    那家人只是?#23545;?#30340;,一动不动的,看着一个站岗的仪仗兵。

    “哥,等我上高中了,我一定能考上武大,我一定能完成你的愿望,我一定会成为武者。”

    突然,这家人里,一个应该是初中的男孩喊道。

    “安静点,这里是英灵陵园,你别打扰英灵休息。

    “你哥在站岗,没办法和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父?#30528;?#20102;拍男孩的肩膀,语气特别严肃。

    初中生一脸坚毅。

    仪仗兵的岗位,距离马路,有大约50多米的警戒区,普通人不得踏入。

    苏越看了眼这些仪仗兵。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有一个青年虽然身影如松,目视前方,保持着表情肃穆,但苏越在他的眼眶深处,还是看到了些许的泛红。

    “小勇,你弟弟还要上学,时间来不及了,等过几天,我们再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看了看时间,一家人一步三回头的离开。

    从始至终,仪仗兵都没有时间和家里人说句话。

    为了?#20048;?#38451;向教渗透,去损毁英烈墓碑,所以仪仗营的人,都是封闭管理,大概5年服役期,没办法和家人团聚。

    这也是付出。

    哪怕不下湿境,同样有人在付出青春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。

    有个大人,领着幼儿园的小孩路过。

    突然,小孩挣脱了大?#35828;?#25163;掌,一溜烟跑到陵园大门对面,他小表情一脸肃穆,?#24515;?#26377;样的敬了个礼。

    “爸爸,幼儿园的老师说,我们永远都不可以忘记这些伟大的军人。

    “正是因为有他们,所以我们才可以?#38498;?#30340;,喝好的。”

    小朋友认真又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,一辈子都不能忘。”

    小孩的?#39029;?#20063;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苏越,一起进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突然,苏越身旁出现了一个面色冷峻的长者。

    “你是?”

    苏越一愣。

    高手!

    这绝对是个高手,他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自己身旁,竟然没有一点感觉。

    “?#21307;?#29579;野拓。”

    王野拓点点头。

    医院告诉震秦军团,苏越已经出院,王野拓还计划白天电话联系他。

    没想到,竟然在英灵陵园遇到了苏越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还是王野拓第一次真正见苏越。

    之前因为要忙南帝都的事情,苏越他们的卧底行动,都是属下在负责。

    昨天南帝都的事情刚?#25112;?#26463;,王野拓就马不停蹄赶到了凡支?#23567;?br/>
    他必须要亲眼见见苏越。

    “您是……”

    苏越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这也太巧了,王野拓,那不就是震秦军团的大将吗!

    和牧京?#21644;?#26679;官职的大将军。

    封号……拓王。

    “走吧,先去祭拜一下英灵。”

    王野拓拍了拍苏越肩膀,随后率先朝着陵园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苏越点点头。

    其实这是王野拓的习惯。

    他在震秦军团担任大将,所以经常要各个城市的跑。

    每到一个城市,王野拓都会在清晨的时候,到陵园祭拜一下,这已经是习惯。

    王野拓也没想到,他在这里能遇到苏越。

    能铭记英灵,是个心性纯良的少年。

    这一刻。

    王野拓除了对苏越的感激外,又多了一些喜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放心吧,不会太监。

    今天心情不好,看了妇联4,所以耽误了时间,今天两更,下一章正在修改。

    抱歉,明天恢复更新!

    过度章节,下一个***马上开启。

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
加拿大西部快乐8
贵州快3基本走势图 时时彩怎样玩才能赚钱 甘肃快三5月12日 福建十一选五最常开的那一注号码 4399欢乐斗地主刷豆 舟山飞鱼走势怎么看 3d真人游戏单机版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走势图一 2011刘伯温心水论坛 时时彩号码边中怎么分 德州扑克比赛 湖北30选5开奖信息 彩票论坛大全 贵州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福彩3D303期预测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