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《高武27世纪》

第152章 教科书级的卧底行动
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外交大厅这边的人,已经震撼到无法言语。

    卧底?

    特别是其他国家的人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怪不得,神州上下,一片淡然,原来是早就派遣了卧底。

    这就可怕了。

    而且这三个大一的学生,也真是强的可怕。

    瞬息之间,便斩杀了四个三品武者,越阶?#21487;?#21834;,对方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,这简直就是奇迹。

    谁都能看得出来,这四个三品,根本就不是气血武者,他们可都是货真价实的战斗武者。

    甚至,还顺手杀了60多个一品的邪徒。

    但就是在这样的绝境下,三个大一学生,极限反杀,彻底救了60多个俘虏的命。

    他们从娘胎里就开始修炼了吗?

    简直惊人。

    简直是教科书级的卧底行动。

    神州的底蕴,何其可怕。

    会议大厅,神州所属的工作人员,全部都在欢呼。

    而其他国家的外交人员,却集体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神州这个国家,真的太可怕,

    老一辈的武者,已经稳居世界第一,当之无愧。

    中层武者,同样没有辱没了先辈的成绩,甚至青出于蓝。

    而现在!

    最新一代的武者,才刚刚大一的学生,就已经如此出类拔萃,这还能?#35828;茫?br/>
    去阳向教内部,当卧底。

    这种任务,如屡薄冰,简直比下湿境还难百倍,无论是胆魄,还是应变能力,都需要人中之龙。

    特别是为首那个叫苏越的同学。

    破坏祭祀点的四个学生,也是在他的号令下行动。

    这个学生如果成长下去,未来不?#19978;?#37327;。

    其余两个,也表现出了远超于同龄人的可怕实力。

    他们还仅仅是二品啊。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他?#36963;?#22823;一,这是刚刚开学,就已经二品。

    这本身就已经是一件可怕的事情,哪怕是气血武者都足够惊人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他们对各种战法的掌握,丝毫不比一些常驻湿境的战斗武者弱。

    可怕。

    美坚国的外交官都沉默不厌。

    他们根本没有想到,神州的年青一代,已经不知不觉成长到了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其余小国家更不用说。

    和这三个天骄比起来,他们国家的学生,就是小孩子,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“苏越最开始施展的战法,是牧京梁的庐山升龙炮吗?”

    燕晨云眯着眼?#23454;饋?br/>
    “额,你还记着啊,都过去多少年了。”

    林东启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当年,他们这一批武者还年轻的时候,燕晨云和牧京梁比武,结果就被这无形无色的庐山升龙炮,直接炸的裤裆流血。

    那一代的同龄人,都叫燕晨云姨妈巾。

    这都是拜牧京梁所赐。

    当然,燕晨云如今也是大将,这种往事,也就他们几个老朋友还记得,还敢提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过不得不说,这庐山升龙炮,在这种场合下,还真是神技。

    “果然,就没有没用的战法,只有没用的武者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,厉害。”

    王野拓沉沉的呼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万幸。

    浩劫渡过,终于可以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不仅仅支武的劫难结束,就连被抓走的俘虏也全部救了出来。

    万幸。

    万幸啊。

    苏越这次首功。

    “王野拓,你也真胆大,万一苏越死在阳向教,第四战场那个青王还不发疯。

    “苏青封如果丢下第四战场不管,深楚军团从上到下,能恨死你。”

    燕晨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唉,事情紧急,我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除了苏越,别人也完不成这种任务,有机会,我得亲自去一趟第四战场,亲自去?#34892;?#33487;青封。”

    王野拓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支武操场!

    斩首行动过去了几?#31181;櫻?1个被俘英雄,全部被周云粲转移到医务室。

    阳向教其他成员,也已经被驻扎在支武的侦捕局成员,还有支武老师,全部格杀。

    苏越和王路峰他们运转气环,在恢复气血。

    现场只剩下了最后两处对战。

    吴显伟和黑臣不分胜负,依旧在苦战。

    甚至,吴显伟?#34892;?#33853;了下风。

    没办法。

    黑臣虽然也是五品,但他手里拿着一柄妖族斩刀,吴显伟的兵器已经伤痕累累。

    “你再坚持一下,我马上来帮你。”

    但王南国这一边,他几乎已经赢了。

    宁玉?#21351;?#26412;只是个四品,哪怕服下邪药,也不过是个五品初段。

    而王南国已经卡在五品巅峰多年,后者又怎么可能是王南国的对手。

    之?#21834;?br/>
    宁玉涛的主要任务,是防止王南国去阻止血祭,所以他还能斗一斗。

    但他根本没想到,自己最信任的得力手下,竟然是震秦军团派遣来的奸细。

    而且震秦军团一共三个奸细,自己竟然一个都没有调查出来。

    更可恶的是,这三人在自己眼皮底下,竟然全部突破到了二品。

    内忧外患之下,宁玉涛明白大势已去,他万念俱灰,已经没有了战意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王南国?#26007;?#22914;龙。

    没几秒钟,宁玉涛已经被斩断了一根胳膊,?#25945;?#33151;也被王南国生生?#20154;欏?br/>
    嘭!

    又一道刀芒降临,宁玉涛小腹几乎?#27426;?#31359;。

    “王叔,先别杀他!”

    这时候,苏越睁开眼,他脚步一踏,便掠到王南国身旁。

    “好,你来结果这个畜生,我去对付那个阳向族。”

    王南国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个叛徒已经重伤,濒临死亡,他不可能再反杀苏越,而黑臣那边,吴显伟很危险,他兵器被对方震碎了。

    王南国瞬间加入了对方的战局。

    “为、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宁玉涛躺在地上,气?#31922;?#19997;。

    他看着苏?#20132;?#32531;走来,咬牙切齿的?#23454;饋?br/>
    他想不通。

    他又太多的事情想不通。

    他想不通,为什?#27492;?#36234;能将消息传递出去,为什么能探查到秘密祭祀点的?#24674;謾?br/>
    “写日记,并不是个好习惯,希望你下辈子可以改了这个毛病。”

    苏越走过来,面无表情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宁玉涛气的一口鲜血喷出去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原来是自己的日记出卖了自己。

    可事已至此,后悔已经无用。

    ?#25300;?#20204;的理想,你……你为什么要背叛……你背叛了理想,背叛了和平的信念……”

    相对于日记内容泄露,宁玉涛其实更加憎恨苏越对理想的背叛。

    成王败寇。

    胜负已分,多说无用。

    但宁玉涛心痛的,是苏越背叛了他亲口说出的理想。

    那是自己一生的梦啊!

    不容玷污,不容背叛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阳向族所做的事情,这是为了和平吗?

    “他们是在杀戮,是在灭种,是在恐吓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靠威胁,靠恐吓,让地球人族跪下,就真的能得到和平?

    “简直可笑、可悲。

    “想要和平,首先得自己强大起来,自强不息,铁骨铮铮,不卑不亢,而不是?#21475;?#23194;、靠自惭、?#31185;?#27714;和敌人的怜悯。

    “靠敌人可怜和施舍,得到的不是和平,是苟延?#20889;?#37027;是永不翻身的奴性。

    “这个真理,神州在20世纪的时候,就已经领悟到了骨髓里。

    “弱小的人,弱小的国,弱小的世界,根本就没有资格拥有和平。”

    ?#38738;輳?br/>
    苏越一脚踩在宁玉涛脸上。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你这种奴性根植到骨髓里的败类,才使得英雄战死,腹背受?#23567;?br/>
    “比起湿境异族,你这种叛逆,才是真正的十恶不赦。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话落,苏越一刀划开宁玉涛的胸膛。

    随后。

    他赫然在心脏的?#24674;茫?#25214;到了一块拇指大小的?#24213;印?br/>
    对!

    这就是折叠之门的主门。

    宁玉?#31283;?#35760;里记载着,黑臣为了主门的安全,直接将妖器藏在了宁玉涛的胸膛里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宁玉涛愤怒到窒息,连浑身疼痛都已经忘记。

    可恶。

    他恨自己有眼无珠,恨自己没有看清一个人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他是骗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于公,你今日该被凌迟处死。

    “于私,我也算承受了你一点点情谊,所以可以给你一个痛快。

    “临死前,我希望你,下辈子能好好当个人,别动不动给人跪下当奴隶。

    ?#25300;?#20204;的先辈,用了几个世纪的时间,才从异族的屠刀下站起来,你从出生就如此幸运,你本应该骄傲的活着,你其实完全没必要,这么?#25300;?#30340;跪着。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苏越言出必行。

    他大刀一甩,结束了宁玉涛的生命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这已经是最大的仁慈。

    苏?#20132;夯和?#20986;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这个人,他想杀很久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吼吼吼!

    天空之上,云层里的三个阳向族宗师简直和疯了一样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疯狂咆哮下,天空甚至被席卷出了一道恐怖飓风,铺天盖地,鬼哭神嚎,犹如末日来袭。

    这三个宗师咬牙切齿,他们真的不甘心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绕过湿鬼塔,可以直接传送到人族城市的?#34892;模?#22823;杀特杀。

    可谁知道,计划竟然失败。

    这简直是天大的笑?#21834;?br/>
    从此以后,折叠之门就再也不能用了啊。

    不甘心!

    不甘心!

    苦心酝酿十年,谁能甘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愚蠢的人族,你?#19988;?#20026;事情结束了吗?

    ?#25300;页腥希?#20320;们破坏了阳向教的计划,但宗师降临,今日势不可挡!”

    在王南国和吴显伟的重重阻击下,黑臣哪怕手持妖刀,但也节节败退,甚至浑身都是?#19997;凇?br/>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他身上猛地?#22836;?#20986;一股澎湃的血气,就连王南国和吴显伟都被?#23545;?#38663;开。

    随后,黑臣犹如恶魔,缓?#28009;?#28014;到空?#23567;?br/>
    他的妖刀,脱手而出,已经漂浮到了三个宗师脚下的黑云旁边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一层又一层的血雾,不断从黑臣身上散发出去,就如盛开的血色烟花,令?#35828;?#25112;心惊。

    而那些漂浮在空中的游离血雾,宛如一条狰狞蛟龙,被妖刀直接吞噬。

    这时候,妖刀嗡?#30636;?#25238;,如心脏一般碰碰跳动,甚至还发出一阵阵尖锐呼啸,犹如百鬼夜哭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该死,这畜生正在用命祭炼妖刀!”

    吴显伟擦了擦嘴角的血迹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,贯穿了吴显伟的胸膛,他其实已经身受重伤。

    ?#25300;?#20204;再去!”

    王南国阴沉着?#22330;?br/>
    那妖?#28193;?#21457;的气息越来越恐怖,王南国心里有一股不祥的预?#23567;?br/>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两个五品,一前一后,再一次朝着半空的黑臣杀去。

    轰隆隆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这一次,二人失算,吴显伟被一条血气森森的命绳,直接洞穿了胸膛,虽然没有伤了心脏,但他也彻底重伤,几乎无法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王南国同样被强烈的气血振飞,体内气血翻腾,好不容易才?#24618;?#19979;来。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黑臣应该在施展类似于天魔解体一类的战法,他已经疯了,他要自杀。

    以王南国的力量,根本无法阻止。

    现在的黑?#36857;?#34429;然不能动,但无限?#24179;?#20102;六品宗师的力量,要知道,他可是在燃烧自己的生命啊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你们再等一?#31181;印?br/>
    ?#25300;?#21738;怕是牺牲了生命,?#19981;?#35753;宗师降临,我要让这里所有人,全部都死!

    “全部都死!

    “一个都没有资格活下来,哈哈哈!

    “?#25300;?#20154;族,你们只配在阳向族的恐怖下,瑟瑟发抖,哈哈!”

    黑臣周围还在喷发着血雾,他肉身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消瘦下去,目前已经是皮包骨头的骷髅状态,再加上暴风中飞扬的乱发,这简直就是个地狱里的恶魔。

    “王叔,这畜生说的没错,那柄妖刀吸收了他的生命,可?#36234;?#40657;云撕开一个口子。

    “不过,妖?#35835;?#37327;有限,只能?#24066;?#19968;个宗师降临下来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苏越拿着折叠之门的主门,跑过去急忙吼道。

    主门布满了裂痕,苏越用肉眼,大概就能判断到其耐久度,以及各种异常情况。

    ?#19978;А?br/>
    传送阵已经开启,哪怕他手?#31181;?#38376;,也无法阻止这一切,无法让其他人进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学校外。

    停满了密密麻麻的侦捕局车辆,和军部车辆。

    光是宗师就来了七八个。

    ?#19978;В?#20219;何人都没办法踏入支武,就连宗师,都会莫名其妙出现在很遥远的丛林里。

    众人眼睁睁看着这一切,却偏偏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外交大厅。

    谁都没料到,唯一的一个五品异族,竟然还会令情势逆转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有宗师传送下来,哪怕是一个,也足够杀了在场所有人啊。

    现场只有两个五品,一个还是重伤,根本就不可能对抗宗师。

    王野拓狠狠捏着拳头。

    该死,这群异族,简直都是疯子。

    震秦军团一直在想办法破解折叠之门,可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大厅里的气氛再一次陷入了凝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所有无关人员,全?#21487;?#24320;。

    “这个宗师……我来负责!”

    黑臣在狂笑。

    天空中的三个宗师,已经蓄势待发,恨不得将所有人的心脏全部吞下。

    正在众人一筹莫?#24618;剩?#29579;南国长刀一甩。

    他一脸?#39556;?#30340;走到黑云之下,仰视着即将要坠落的宗师,无惧无畏。

    “爸!”

    王路峰满脸焦急,二话不说就要冲下来。

    王南国只是个五品。

    他一个人对?#38454;?#24072;,会死的。

    他仅仅能拖延一会时间而已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“王路峰,如果你还认我这个父亲,就立刻滚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的职责,是负责维护这里的秩序,不要让任何人跑进来。

    ?#25300;?#26159;一个侦捕局的局长,这是我的本职工作!”

    头顶笼罩着漆黑的雾气,王南国当众训斥王路峰。

    “爸,我知道,我去维护秩序。

    ?#25300;?#20026;你骄傲,我为侦捕局骄傲。”

    王路峰红着眼,狠狠吼道,他使劲不让眼泪掉下来。

    大庭广众,他不能给王南国丢人现眼。

    “王叔,你先退开,咱们再想办法啊。”

    苏越一脸焦?#34180;?br/>
    还有30几秒,宗师就要传送下来,以王南国的实力,根本就是在送菜。

    他靠血肉之躯,又能拖延多久时间?

    这根本就是送命啊。

    “退?

    ?#25300;?#29579;南国是侦捕局的局长,我的背后,就是神州,就是?#21364;?#25105;守护的人民,我又能?#35828;?#21738;里去?

    “今日如果有人死,那一定是侦捕局的人?#20154;饋?br/>
    ?#25300;?#20329;戴了这枚胸章,就早有死的觉悟。”

    王南国看着苏越点点头,一脸坚毅。

    “侦捕局所有人听令,你们的局长重伤,?#20197;?#20195;局长。

    ?#20658;?#21051;疏散人群,留下足够我周旋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王南国看着凡支市侦捕局,怒吼一声。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侦捕局人员一个个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他们不?#40092;?#36825;个陌生的局长,但他的所作所为,已经足以证明,他就是侦捕局的局长。

    “明白,立刻疏散群众。

    “如果今日有人死,必然是我侦捕局的人?#20154;饋!?br/>
    吴显伟虽然站不起来,但还是寒着?#24120;?#27463;斯底里的怒吼道。

    顿时间,侦捕局所有人开始紧急疏散人群。

    对!

    如果有人死,一定是侦捕局的人?#20154;饋?br/>
    我们平日里管理着鸡毛蒜皮的烂事,但真正遇到灾难,我侦捕局也从来没有软弱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神州不败!”

    “神州不败!”

    “神州不败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群侦捕局成员咬牙切齿,他们一边维护?#20013;?#19968;边嘶哑?#27966;?#23376;呐?#21834;?br/>
    我侦捕局。

    从来都没有怂过。

    他?#19988;?#27809;有去添乱,自己的任务是疏散群众,而不是鲁莽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王南国掌心里的长刀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他满脸鲜血,眼睛里甚至还?#34892;?#39118;尘仆仆的疲惫。

    但这一刻,都不重要。

    “为了我的儿子,我王南国将再?#31283;?#34880;一回。

    “为了我背后的平民,我王南国要替侦捕?#32456;?#21517;。

    ?#25300;?#23601;不信,你这传送阵,能在这里坚持一辈子。

    “只要我坚持的时间足够长,你这破阵,一定会破。”

    王南国冷眼目视着宗师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内?#37027;?#25152;未有的?#39556;病?br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路峰咬着牙,他生怕自己会哭出来。

    “爸,你是我一辈子的骄傲,侦捕局是我一辈子的骄傲。”

    王路峰红着眼,恨不得也上去冲杀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不行。

    他去,只会捣乱,只会令父亲?#20013;摹?br/>
    “王叔,你是个英雄。”

    苏?#25945;?#20102;口气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该如何评价王南国。

    这个人,?#36824;?#27668;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?#20219;?#27605;业,我也一定要去侦捕局工作。”

    ?#25300;?#20063;去。”

    “对,咱们宿舍,全部都去侦捕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侦捕局不是混日子的地方,我也要去侦捕局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人死,一定是侦捕局的人?#20154;溃?#25105;受不了了,?#20219;?#27605;业,我也要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些被疏散的学生,一个个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这才是热血儿郎,这才是真正的英雄。

    侦捕局,没有人们所说的不?#21834;?br/>
    想要守护人族,想要有所作为,也不一定?#19988;?#19979;湿境,?#19988;?#24403;将军。

    侦捕局,一样可以发光发热。

    王南国这一幕,点燃了侦捕局的希望之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外交大厅。

    数不清的工作人员在抹眼泪。

    不为别的。

    就为那一句:如果有人死,一定是侦捕局的人?#20154;饋?br/>
    这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在外交大厅维护秩序的武者,也有大量侦捕局成员,他们最能理解王南国的?#37027;椋?#26368;能明白这一句话的意义。

    我侦捕局,不是混日子的地方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王野拓等人,给王南国?#34850;瘛?br/>
    在场所有武者,全部给王南国?#34850;瘛?br/>
    特别是侦捕局,他们浑身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神州的牺牲精神吗?令?#35828;?#23506;的集体主义情?#22330;!?br/>
    美坚国几个外交官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死,侦捕局的人?#20154;饋?br/>
    这……太震撼?#29287;欏?br/>
    “英雄,希望你能平?#30149;!?br/>
    林东启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随着黑臣的骷?#27809;?#20026;尘埃,远处的妖刀,呈现一种妖异的血红,犹如滴趟着鲜血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妖刀以黑臣最后的意志为原动力,在空中猛地一划。

    啵。

    果然,空间似乎被割裂。

    那团笼罩在三个宗师身上的黑云,出现了一瞬间的?#27627;?#21475;。

    下一秒。

    阳向族宗师……降临。

    硕大的操场,顿时间犹如寒冬降临,甚至地面都结出了一丝丝的冰霜。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只有一个宗师抓住了机会,直接降临下来。

    剩下的两个,还在黑云里哇哇乱叫,他们似乎在愤怒,为什么出去的不是自己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妖刀完成了使命,直接坠落在远处。

    “蝼蚁。”

    阳向族宗师悬浮在空中,藐视着王南国,随后轻蔑的吐出一句?#21834;?br/>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异族,已经被你们眼中的蝼?#24076;?#25171;败了无数次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是蝼?#24076;?#37027;你又能算什么?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,是我地球武者在逐步占领湿境,而你们只能当过街老鼠。”

    王南国眼里同样是讥讽。

    “你会死的很惨。”

    宗师愤怒。

    唰唰唰!

    顿时间,数不清的命绳,犹如?#26087;擼?#24050;经从四面八方朝着王南国袭杀而去,其速度之快,堪比疾风骤雨。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王南国并没有那么弱,对方虽然是宗师,但毕竟也只是个六品。

    当初李星佩斩杀白?#36857;?#23545;方尚可以支撑一会,更何况是王南国。

    叮叮当当!

    果然,王南国根本就没有想象中的弱。

    他身?#31283;?#39740;魅,不断?#20540;?#30528;来自宗师的轰杀,这一刻,王南国已经施展出了平生最快的速度。

    目得是拖延,所以王南国尽量在缠斗。

    只要等主门的力量消失,这里就可以得救,毕竟在支武的门口,已经驻扎了不少宗师。

    拖延。

    一定要拖延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不行啊,王叔的兵器太差劲。”

    仅仅两?#31181;?#26102;间,二人已经交锋了几百招式。

    异族宗师气急败坏,他迟迟还没有将这个蝼蚁斩杀。

    ?#34892;?#20154;虽然满脸希望,但更多的人,心里却是忐忑。

    王南国是在竭尽全力的?#20540;玻?#32780;对?#38454;?#24072;,还没有施展全力。

    最令?#35828;?#24551;的事情,还是王南国的兵器。

    太差。

    苏越看了眼主门。

    没戏。

    虽然充满了裂缝,但苏越拿在手里,能感觉到上面的耐久度。

    最起码还能支撑一个小?#34180;?br/>
    只有等主门粉碎,外面的宗师?#36963;?#33021;进来。

    苏越尝试破坏了很多次。

    果然,除非这主门自己想破,否则根本就不可能弄碎它。

    而指望王南国抗一小时宗师轰杀,根本就不现实。

    ?#38738;輳?br/>
    众目睽睽下,王南国?#20540;?#25239;了两?#31181;印?br/>
    终于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合金刀,彻底被宗师的命绳震碎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王南国一个不小心,直接被命绳抽飞。

    浑身是血。

    但他第一时间爬起来,又在旁边捡起来一柄长刀。

    ?#19978;В?#19979;场依旧无奈。

    这种级别的合金兵器,根本就不是宗师命绳的对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外交大厅的人?#24378;?#24178;舌燥。

    终究还是要失败吗?

    如果这个侦捕局局长被杀,那硕大的学校,可就真的血流成河了。

    王野拓捏着拳头。

    他派人计划将兵器扔进学校,可传送门连兵器都没办法弄进来。

    一点办法都没有!

    支武。

    吴显伟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他的兵器其实不错,但?#19978;В?#20043;前和黑?#32423;?#25112;的时候,?#27426;?#38271;的妖刀震碎。

    其他兵器的?#25429;齲?#26681;本就挡不住宗师命绳。

    没有兵器,王南国相当于失去了一条胳膊啊。

    “这位局长,有强辐针吗?”

    突然,吴显伟身旁有人说?#21834;?br/>
    他连忙转头。

    是震秦军团派遣的那个卧底领袖,吴显伟认出了苏越。

    “强辐针??#23567;!?br/>
    吴显伟点点头。

    对侦捕局来说,强辐针是必备的基础药剂。

    “给我来点,谢谢!”

    苏越点点头。

    看来,自己还是没办法置身事外。

    刚当完间谍,这就又要去战场。

    当然,苏?#20132;?#27809;自大到去对?#38454;?#24072;,那?#30475;?#26159;找死,他可能扛不住对方一?#26657;?#23601;会被轰成肉泥。

    但要知道。

    我苏越的本职,可是个辅助啊。

    对!

    我是个辅助。

    ?#19978;В?#21482;学习了?#22815;?#25171;的战法。

    但愿能帮得上王南国。

    可防御增幅太耗费气血,直接是百?#30452;?#30340;消耗,没有强辐针,他坚持不了几次。

    说话间,吴显伟已经令人拿来一盒强辐针。

    里面有20支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苏越朝着王南国的?#24674;?#25504;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王南国已经被轰的浑身是伤。

    但他还在顽强的对抗。

    “王叔,坚持住,我来辅助。”

    苏越边跑边?#21834;?br/>
    施展辅助战法,必须的接触到王南国的气血,所以距离不可?#34164;?#36828;。

    对苏越来说,其实是?#34892;?#20882;险。

    但他有枯步,而宗师还在被王南国纠缠着,应该没有什么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“苏越,你躲开这里,你帮不上什么忙。”

    王南国一声怒吼。

    他心里焦急啊。

    千万不能牵连了苏越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是个辅助。”

    终于接触到了王南国的气血。

    苏越顿时停留在原地。

    他张开双臂,就如猩红女巫一样,双掌弥漫着灰色的气雾,看上去神秘莫测。

    与此同?#34180;?br/>
    在王南国身上,同样悬浮起了一层黑色的波?#30130;?#29369;如是他身体外的一层铠?#20303;?br/>
    “王叔,20%的防御盾,能帮你的,就到这了。

    “在防御盾被打碎之前,你可以尝试着……反击。”

    苏越沉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王南国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其他地方的人,之前还不理解苏越的行为,王野拓甚至觉得苏?#25945;?#40065;莽。

    可当苏越施展出辅助战法的时候,所有人都惊的眼球差点掉下来。

    开什?#36176;?#31505;。

    刚才那个杀伐果断的狠人,竟然是个辅助系的武者。

    这是出来搞笑的吧。

    辅助系武者,不都是柔弱的女性,永远都在战场后方吗?

    “苏越这小子,鬼点子一?#30130;?#20182;学习辅助战法,一定是为了给自己增幅。”

    随后,王野拓理解了苏越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辅助战法,不都是卓越战法吗?他悟性真高。”

    林东启不住的感慨。

    这个年轻人,简直是德智体美全面发展,根本就没有任何短板。

    弄了半天,你竟然是个辅助。

    许白雁在秘密祭祀点,也在关注着这一战。

    当她看到苏越是个辅助的时候,差点惊掉了眼球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苏越竟然是个辅助。

    “原来,辅助在特殊情况下,还能扭转战局。”

    牧橙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不得不佩服,苏越的选择,根本就没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20%的防御盾,有用吗?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王南国,就在用事实告诉所有人。

    有用!

    他虽然没有兵?#26657;?#20294;在一些极限的状态下,竟然可以反击宗师。

    没错。

    王南国已经在宗师的脸上,轰击了好几拳。

    ?#19978;?#30340;是,他没有兵?#26657;?#26432;伤力很弱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防护盾已经被宗师摧毁了三个。

    这时候,苏越只能依靠强辐针来恢复气血。

    该死的疼痛!

    但没办法。

    王南国要吸引火力,就必然要还手,他不可能一味的游走。

    这个宗师的目标,是屠杀普通人。

    王南国必须用血肉之躯去阻挡,而苏越想要不断施展防御盾,也只能依靠强辐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现场气血值10卡以上的人听着,我可?#36234;?#23553;这柄妖刀的妖气,但需要每个人来用气血溶解一部分妖气。

    “不会有生命危险,但会很痛。”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候,远处有个四品的侦捕局成员,一声大吼。

    众人这才意识到。

    黑臣的妖刀坠落之后,插在?#35828;?#19978;。

    而凡支市侦捕局有个队长,正在想办法解封。

    正巧,他懂得一部解封的战法。

    理论上,妖刀解封,需要宗师,他一个四品的力量太渺小,所以只能依靠大家的气血。

    ?#25300;?#26469;!”

    王路峰瞬间冲过去。

    他在对方的指导下,狠狠捏住了妖刀刀柄。

    呃……啊……

    瞬间,王路峰一张脸扭曲,痛到?#31085;!?br/>
    “好!

    “下一个!”

    果然,妖刀上的血气,淡了一点点。

    这个队长一脚将王路峰踢开,他能掌握住每个人的承受极限。

    ?#25300;?#26469;!”

    附近一个支武的学生,也狠狠捏住?#35828;?#26564;。

    他口吐鲜血,差点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?#25300;?#20063;起来!”

    又一个学生跑过来。

    ?#25300;?#20063;来!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。”

    ?#25300;?0卡以上,我也来帮忙!”

    顿时间,很多学生涌过来,自觉的排成了队。

    虽然看上去会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但这时候,需要大家万众一心,众?#22659;?#22478;。

    B类武大的学生,也有一颗对战的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不觉。

    五?#31181;?#36807;去。

    苏越已经注射了四针强辐针。

    他快要?#31085;!?br/>
    王南国虽然有护盾,但他的精神也接近崩溃。

    阳向族的宗师更是?#25307;?#25104;怒,简直要发疯。

    对付一个五品的蝼?#24076;?#31455;然浪费了自己这么久时间。

    偏偏在这个?#19968;?#30340;缠斗下,自?#27627;?#20854;他人都没时间去杀。

    可恨!

    这时候,远处的妖刀,已经在流水线一样的气血净化下,逐渐驱散了原本的猩红颜色,目前只剩下了最精纯的银色刀气。

    当然,净化的代价,就是远处?#25104;野祝?#21475;吐鲜血,甚至?#34892;?#24050;经晕厥的学生。

    没有宗师强者,想要净化妖刀,就只能靠人多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些学生,真的很弱。

    “万众一心,妖刀净化!

    “局长……接刀。”

    队长一声大吼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他大臂一甩,妖刀笔直的朝着王南国飞去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王南国早有?#24613;福?#20182;也被学生们感动的心潮澎湃。

    宗师不?#25285;?#20182;企图来阻挡王南国拿刀。

    ?#19978;А?br/>
    苏越的防御盾及时套上,王南国拼着受伤,终于将妖刀拿在手?#23567;?br/>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现在的妖刀,已经不能称之为妖刀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王南国咬牙切齿,以一个不可?#23478;?#30340;极限角度,一刀斩在宗师胸膛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鲜血洒下。

    阳向族宗师,第一次见血。

    这一次,是宗师的血。

    王南国浑身是伤,?#34892;?#22320;方能看到骨头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,他终于完成了一次极限反杀。

    而王南国的身体状况,也牵动着所有人的心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苏越痛的浑身痉?#21361;?#20294;他还是大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草泥马!

    你终于受伤了,宗师又如何?

    垃圾一个!

    “好刀!

    “有数万学生的气血加持,我人族万众一心,百战百胜。

    “?#35828;?#21517;曰……必胜。”

    王南国高高举起必胜刀,目光冷冷注视着宗师,他的眼底,散发着歇斯底里的?#37096;?#27668;息。

    你宗师又算什么。

    老子今天就要看看,宗师到底是不是无?#23567;?br/>
    “必胜!”

    “必胜!”

    “必胜!”

    全场沸腾,就连哪些虚弱的学生,也在振臂呐?#21834;?br/>
    “今日,我用你宗师狗头,祭我必胜刀。”

    王南国瞳孔猛的一缩。
看高武27世纪最新章节就来VERYOK网址:m.www.74412941.com

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
加拿大西部快乐8
电子竞技无缘2024奥运会 内蒙古快三预测号码荐 甘肃11选517042741结果 双色球1到6位胆码公式 单双各四肖中特 哪个彩票计划软件比较好用 北京pk10官网开奖 论坛心水特码高手& 广西快3 开奖结果今天 22选5开奖结果黑龙江走势图 二八杠推筒子规则 大将军国际娱乐平台 平台靠谱吗 内蒙古时时彩一定牛 搜狐彩票博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