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《高武27世纪》

第147章 混乱的国际格局
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?#20081;?#31456;

    阳昌市铁鹤村铁鹤采矿场(3号质检室)

    江礼市江一街16号石料加工厂(厂长办公室)

    永曲市门河镇塑料厂(食堂后厨)

    石远市污水处理中心(传达室)

    苏越牢牢将这四个地方记在心里,死都不敢忘记。

    这四个地方,就是通往辅门的地下室入口。

    阳向教利用投资的产业,可以在厂房内为所欲为,震秦军团就是检查的再严谨,也终究会有遗漏的地方。

    公文包里,再没有什么有效的资料。

    苏越将地图和笔记?#23601;?#23436;整整放回去。

    随后,他坐在地上,心脏扑通扑通的乱跳。

    太可怕。

    太惊人。

    如果阳向教进展顺利的话,等江线丛林的宗师传送到三重门虚空,然后这四个地方同时启动辅门,再配合主门的斩首血祭。

    一切,不堪设想啊。

    但苏越目前唯独不清楚自己所在的位置,最可恨的地方,就在这里。

    地图和笔记本,都没有标注主门所在的城?#23567;?br/>
    可能,宁玉涛就居住在这里,所以没有标注的意义。

    虽然无法锁定具体是哪座城市,但苏越可以确定,这绝对是神州比较核心的内陆城市,毕竟是在地图靠中部的地方。

    但不在?#26159;?#30465;。

    也不属于四大帝都的任何一个。

    “不行,?#19994;?#24819;办法,将这里的消息传递出去。

    “只要我告诉震秦军团这四个地点,他们便可以轻松锁定是哪座城市,到时候可以提前预防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就有救了。”

    赵楚点点头。

    幸亏自己发现的早,如果这一切任由阳向教进行下去,后果真的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按照宁玉涛的笔记,阳向族可能会派遣三个宗师到来。

    三个宗师啊。

    一个城市,最多只有一个提督是宗师。

    三个宗师降临,其中一个牵制提督,另外两个大杀特杀,那该是什么炼狱场?#21834;?br/>
    关键阳向族的宗师有命绳。

    命绳这玩意,和高手对决的时候,不见得是什么杀?#23567;?br/>
    但论杀戮普通人,命绳就是个效率极高的绞肉机。

    可?#20197;?#20040;能将消息传递出去呢。

    苏越被?#20081;?#20010;问题,彻底难住。

    逃到外面?

    不可能,这么多邪徒把守门口,苏越可以战败二品武者,也可以在三品武者手下?#29992;?br/>
    但面对十几个三品,没有丝毫胜算。

    对方的命绳可?#36234;?#32593;。

    况且,他根本不知道大门的另一端,会不会有什么人族的邪徒在镇守,强行突围,就是一个死。

    可在这个地下室,又根本没有通讯工具。

    震秦军团也没有接应他们的其他卧?#20303;?br/>
    该死。

    走到绝境了。

    距离斩首的日子,只剩下了短?#28059;?#22825;。

    ?#32773;者眨?br/>
    突然,苏越听到了门口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该死。

    苏越还没来得及离开,宁玉涛竟然回来了。

    又要浪费酬勤值。

    按照往常的轨迹,宁玉涛不可能这么早回来,苏越原本计划变化成阳向族,再从宁玉涛的办公?#39029;?#21435;。

    这样,就没有?#22235;?#24576;疑到自?#21644;?#19978;。

    可宁玉涛归来,苏越也只能忍痛损失酬勤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酬勤值-500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简直是割肉一样的疼。

    今天已经损失了4000多酬勤值,这笔买卖绝对赔惨了。

    宁玉涛阴沉着脸走进。

    他第一时间拿起手提包,翻看了一下。

    应该不是发?#36136;?#20040;异常,而是他长久以来的习惯。

    这时候,宁玉涛的身后,竟然还跟着三四个人物武者,应该是香主一类。

    这几个人很面生,苏越以前没见过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震秦军团派遣来三个卧底,到底是哪三个人,我立刻去杀了。”

    宁玉涛阴沉着?#22330;?br/>
    他根本没想到,千小心万小心,这?#20301;?#26159;被混进了震秦军团的卧?#20303;?br/>
    如果不是情报部门,他还被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可这一批?#24515;?#20102;接近100人,一时间根本无法查明。

    “其实无所谓,就让这些卧底在里面混着吧。

    “黑臣大人的计划,就连我们也不清楚,卧底更什么都不可能查到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混进来的目得,不过是想拯救?#20999;?#20440;虏罢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密探,会在第一时间,看到卧底传送回秦振军团的消息,你们只需要维持这里的秩序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,五天后就要斩首,绝对不可以有纰漏。”

    这几个人虽然是香主级别,但?#38405;?#29577;涛明显不客气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宁玉涛点点头。

    随后,他们又在乱七八糟的闲聊着。

    苏越被震撼到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卧槽。

    原来在震秦军团,也有阳向教的奸细。

    真特么是无间道。

    苏越突然发现了更可怕的事情,他现在哪怕就是有?#21482;?#20063;不敢将消息传送回震秦军团啊。

    一旦消息在震秦军团走漏,一切就全毁了。

    谁都不能保证,阳向教在其他地方,还有没有备用的地点去驱动辅门。

    而且他们这群人,必然会更加危险。

    而且看阳向教的密探部门信誓旦旦,明显是吃死了苏越他们传送消息的途径。

    不?#23567;?br/>
    绝对不能将消息弄回震秦军团,这是找死行为。

    内忧外患啊!

    苏越看着宁玉涛。

    他瞳孔一缩,突然?#19994;?#33258;己联络外界的契机。

    没错。

    在场唯一一个带着通讯设备的人,就是宁玉涛。

    苏越能认识宁玉涛的设备,他在一?#31350;?#25216;?#21448;?#19978;看到过。

    无痕通讯器。

    严格意义上来说,这无痕通讯器,其实是违禁品。

    无痕通讯器,并不支持语音通话,上面只有一个黑白?#32842;唬?#21487;以利用伪装的基站,发出一条字数有限的短信息。

    而且这种短信息,只可以发送给民用?#21482;?#19978;,武道内网根本无法接收。

    接?#29031;?#21487;以看到短信内容,而信息?#19995;?#30340;号码,却是一推乱码。

    哪怕就是通讯部门,?#19981;?#26412;无法锁定着短信是从哪发出来,毕竟这是没有号段的伪装基站。

    在很久之前,这种?#38469;酰?#26159;骗子发诈骗短信,用来躲避侦捕局的追查。

    最后,阳向教将这种?#38469;?#21457;扬光大。

    神州官府想阻止这个?#34987;?#31449;信息,却要付出极为惨重的最终,影响太大,最后也就这样了。

    水至清则无鱼。

    你要拔了这根毒刺,就要割一大块血肉。

    没必要。

    这种?#38469;?#21361;害性并不大,一般也就一些骗子,为了躲避追查,发送一些诈骗短信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无良商业发送垃圾短信,?#19981;?#20026;了逃避交话?#35759;?#20351;用。

    至于阳向教使用,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你打击了这个办法,他们还会用其他办法沟通,根本无法杜绝。

    最终,这无痕通讯器,就成了阳向教成员联络的主要工具。

    他们有语言密码,没必要知道对方号码。

    只能发短信,没有接?#23637;?#33021;。

    发短信者,也不?#38376;?#21035;人知道你是谁。

    由于基站伪装,神州也没办法拦截。

    这通讯器还有短信即发即毁的特质,哪怕无痕通讯器被缴获,侦捕局也查不到任何资料。

    通讯器在发送一条信息之后,直接就会销毁内存,无法保存。

    很玄妙的一个小玩意。

    可苏越犯难了。

    哪怕能盗走宁玉涛的无痕通讯器,可能将短信发送给谁呢?

    民用?#21482;?#21495;码。

    苏越脑海里根本就没有记?#24405;?#20010;。

    震秦军团的军民双频号码,他现在就根本就不敢发。

    ?#24120;?br/>
    苏越根本没想到,当个卧底,会这么麻?#22330;?br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终于,这些香主离开,宁玉涛去送客。

    他们刚刚走开,苏越立刻切换到阳向族?#21050;?br/>
    他以最快的速度,直接打开门,?#20102;?#21040;街上。

    还好,没有人发现。

    有个新教徒看到了苏越走出来,但他也没有任?#20301;?#30097;。

    毕竟,一个阳向族从堂主办公?#39029;?#26469;,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找了个不引起注意的角落,苏越又将身份切换回来。

    之后,他才大摇大摆走在街上。

    在回寝室的路上,苏越还顺手盗窃了不少丹药。

    最近来度假的阳向族多了不少。

    苏?#34903;?#21069;还没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但现在仔细一想,便可以理解了。

    折叠之门即将粉碎,以后就再也不可能悠然的来神州度假。

    趁着最后的机会,这些权贵子嗣当年要抓紧时间来玩玩。

    他们必然是从江元国的湿鬼塔,混进了江线丛林。

    该死的阳向族……不得好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寝室。

    苏越照理将丹药给了王路峰和周?#21551;?#19968;部分。

    之前他还记着账,可慢慢就记不清了。

    反正这么多丹药,自己一个人也吃不下,索性做好事了,送了吧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将折叠之门的事情,告诉王路峰和周?#21551;印?br/>
    这俩人也帮不上什么忙,白担心而已。

    苏越交代了一番,让他们务必要尽快突破到二品。

    最坏的结果,就是在斩首的时候,他们扛着戴岳归逃亡。

    到时候,最怕阳向族的宗师降临。

    以阳向教做事的缜密程度,少杀一两个五品武者,一定不会影响到宗师降临,他们一定准备了后路。

    这个隐藏在神州暗处的毒瘤,根本就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可用酬勤点:30254

    1?#26680;?#30496;赦免

    2:爱的代价(下?#38382;?#29992;,消耗1700酬勤点)

    3:救你狗命

    4:人鬼有别

    5:猥琐隐身:

    气血值:179卡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草踏马的。

    苏越一声怒骂。

    隐身的这段时间,浪费了劳资7000点酬勤值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在湿境积攒点财产,一会功夫全败完了。

    唯一值得安慰的地方,就是这几天气血值可谓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他来阳向教的时候,气血值是143卡。

    可这几天丹药当饭吃,还?#38469;?#27809;有一点抗药性的阳向族丹药,在他体内70个气穴的消化下,短短一周时间,苏越气穴暴涨36卡。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算下来,似乎也不算血亏。

    毕竟,要直接增加10卡气血,也得消耗1700酬勤值。

    还算有一点点安慰。

    可就是气血丹吃的有点恶心,?#38405;?#20102;。

    周?#21551;?#21644;王路峰也有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王路峰抱怨,因为气血丹?#32423;?#23376;,他连饭都吃不下。

    周?#21551;?#25552;醒他,这是你最巅峰的时候,这辈子不可能再有气血丹当饭吃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这也得?#34892;?#20320;苏越爸爸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就这样平静的流逝着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又过去?#25945;臁?br/>
    距离斩首的日子,已经只剩下了三天。

    这三天,苏越老实了很多,他也提醒王路峰和周?#21551;?#35201;保持绝对的低调。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在知道有卧底的情况下,宁玉涛?#20081;?#35782;开始调查谁是间谍。

    毕竟被斩首的五品武者只有61人。

    新教徒有接近100。

    死10几个,根本就不重要。

    已经有五六个人直接消失,其实他们并不是卧底,只是行为有些鬼鬼祟祟罢了。

    但宁玉?#25991;?#38169;杀一千,不放过一个。

    只要有一点异常的新教徒,?#38469;?#28040;失的命运。

    甚至连苏越,都被宁玉涛叫去办公室,乱七八糟问了数不清的问题。

    宁玉涛特意找来很多俱乐部的奇闻异事,以闲聊的名义,和苏越交谈。

    假如你是专门背诵的资料,很容易漏出马脚。

    也幸亏苏越真正在俱乐部混过,他还主动给宁玉涛讲述俱乐部一些搏击者的苦楚,这种经历并不是背资料能够得到。

    最终,宁玉涛彻底打消了苏越是卧底的念头。

    况且,他总觉得,有这样格局,这样眼界的武者,不可能甘愿当卧?#20303;?br/>
    苏越离开宁玉涛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他又一次看到了宁玉涛的那个通讯器。

    专门用来发匿名短信的神器,根本不怕通过号码锁定你的位置,因为没号码。

    没时间了。

    必须得将消息发送出去。

    幸好,无痕通讯器有个最便捷的地方,它类似卡片,实体按键,黑白屏,没有锁键盘的密码。

    因为没必要。

    这只是个单方面的短信发送器,里面没有任何资料,为了使用便捷,根本没必要设定什么锁屏密码,扔街上,任何人都可以使用。

    但宁玉涛随身携带,苏越根本就没时间偷。

    必须得仔细合计一下,千万不能?#36225;А?br/>
    苏越的机会,只有一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段时间,王南国走遍了三个丛林。

    他也在神州的地图上,标注出了三个红点。

    这些红点,?#38469;?#32463;过他亲自?#36744;?#20043;后,才最终被标注出来。

    最后,王南国将目光,锁定在了最后一片出现过大量邪徒的丛林。

    江线丛林。

    ?#19978;В?#27743;线丛林在江元国的国境内,王南国的身份是侦捕局局长,没办法随意出?#22330;?br/>
    他要申请出境,也没有没有什么理由。

    但这难不倒王南国。

    他来到靠近江线丛林的一个城市,这里还在神州的边境线内。

    “老李,滚出来请老子吃饭。”

    王南国打通了一个老同学的电话。

    武大毕业,同学们各?#35760;?#31243;。

    这个老李,是和王南国在湿境里出生入死的伙伴。

    很久没见,王南国打电话的时候,还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“卧槽,老王,?#19968;?#20197;为你死了,哈哈!”

    对面的老李明显也很意外。

    ?#20843;?#24230;点,滚过来。”

    王南国告诉了对方地址后,便直接挂?#35828;?#35805;。

    也就十几?#31181;櫻?#32769;李已经赶来。

    他是这个城市的侦捕局局长,

    他们那一批同学,大部分都在侦捕局任职,如今过了几十年,也都爬到了局长的位置。

    但?#19978;В?#22240;为资质有限,这批人全部被卡在五品,没有一个能突破到宗师。

    “老王,你这是怎么了?怎么和个骷髅一样。”

    见到王南国之后,老李差点被认出来。

    浑身臭汗的味道,头发白了一半,而且瘦的可怕,一看就是好几天没怎么吃饭。

    “饿死了,先吃饭,边吃边聊。”

    王南国肚子?#36317;噜嘟小?br/>
    “老王,你是不是贪赃枉法,成了逃犯了?让我帮你逃到国外?”

    老李皱着眉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,听老同学说,王南国还是侦捕局局长。

    怎么混成这德行了。

    “滚你的。”

    王南国锤了老李一拳。

    ?#26263;?#26597;个案子,有些疲惫,快给我准备吃的。”

    王南国上了自己的车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老李点点头。

    如果是查案子,这就正常了。

    侦捕局虽然看上去轻松,但真正忙起来的时候,也是个要命的工作,甚至,还有武者猝死的情况发生。

    说出来?#38469;?#30524;泪。

    老李上?#25285;?#39046;着王南国的车。

    同时,他预定了?#39057;輟?br/>
    老同学来,一定要招待好。

    多少年没见了。

    饭桌上。

    只有老李和王南国两个人。

    王南国简直是风卷?#24615;疲?#19968;顿疯狂猛吃。

    虽说武者体内有气血运转,可以很长时间不吃饭,但武者也是人,时间太长不吃饭,真的是很饿。

    但指望活生生饿死武者,那也很困难。

    别说一个五品巅峰,哪怕是苏越那种一品,也不会轻易被饿死。

    酒足饭饱。

    王南国开门见山,提起了江线丛林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老王,你还别说,虽然我们侦捕局没办法越过国境线,但?#19968;?#30495;的收到一些线报,说在江元国,最近有不少阳向族出没。

    “但这种小国家,你也知道,只有一座湿鬼塔,还得神州的魏远军团去镇压,这些普通的?#24405;?#31070;州不可能和保姆一样管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些边境市的侦捕局,还得天天查询偷渡的阳向教成?#20445;?#28779;大的一比。”

    李老无名火起,一顿抱怨。

    王南国没有打断老李,反而是凝重的听着他讲述。

    “不过说起来,最近一段时间,阳向族偷?#26432;?#22659;的事情,发生的特别少,少的让人感觉反常。

    “还有就是在江线丛林,据说进去了不少阳向族成?#20445;?#21487;特么的怪了……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?#21543;?#33267;魏远军团还派人探查过一次,但什么都没有?#19994;健?br/>
    “说起江元国这种小国家,我就气的肝疼。

    “咱们神州的魏远军团,?#20934;疑?#19994;的去国外镇压湿鬼塔,可将江元国这帮孙子,为了一点蝇头小利,反而暗中掩护阳向教的成员来地球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这些该死的小国家,神州境内,怎么可能有阳向教不断作恶。”

    “草踏马的,猪队友,一辈子扶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老李骂完阳向教,又骂湿?#22330;?br/>
    骂完湿境,继续骂江元国,顺便连江元国的军方骂了一遍。

    能看得出来,他对这种小国家,真是恨其不争。

    “唉,这是世界性的难题,五大联盟国都解决不了,咱们这些小人物,也操心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江元国本身就乱,他们的官府近几年也在整改,以后会慢慢好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王南国安慰了一句。

    其实和边境城市的侦捕局比起来,他们这些内陆城市的侦捕局,真的算幸福了。

    在这里,光是偷渡就够让人头疼。

    “但愿吧,南帝都马上要召开多国会议,神州内阁目前最主要的任务,就是要彻底让洲边的小国家?#20219;?#23450;下来。

    “只要这些小国能安定,神州内部也能松口气,阳向教太可恶,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“还有更可恶的美坚国,你特么国力雄厚,不去全心全意对抗湿境,反而是?#19981;?#25366;神州的墙?#29301;?#38386;的蛋疼。

    “这次多国会议,美坚国也有外交团队参会,我就奇怪了,有没邀请你,哪?#21152;心?#36454;跶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提起国际格局,老李?#36136;?#19968;阵疯狂抱怨。

    王南国也叹息。

    虽说他们影响不到国际格局,但身为神州一份子,总要关心一下这些大?#24405;?br/>
    美坚国。

    五大联盟国之一,在21世纪的科?#38469;?#20195;,富的流油,同时也养成了不讲理的霸权性格。

    如今27世纪,神州武道兴盛,百姓自强不息,如今已经是地球第一强国。

    这个曾经的富豪,倒也不至于落?#29301;?#30246;死的骆驼比马大,抛开神州,美坚国说第三,谁都不敢坐第二。

    可这个国家,就?#19981;?#27809;事干争一争。

    神州要朝着小国家征税,美坚国就看不过去,他们也想征?#21834;?br/>
    可你美坚国雄霸美欧,征税的国家已经够多了。

    你手又伸不到亚洲。

    假如神州真的放手,让给你美坚国管,到时候,这些小国家的湿鬼塔还是要遭殃。

    要说美坚国也不至于坏到骨头里,可就是爱当大哥,想要重回科?#38469;?#20195;的风光。

    没能耐,还?#29575;孿不?#25554;一脚。

    ?#30475;?#20010;搅?#27735;鰲?br/>
    神州倒是懒得管这些烂摊子,毕竟神州人也有个臭毛病,?#19981;?#21508;扫门前雪,关起门来大发财。

    派遣魏远军团远征,时不时还有外国的官府搞乱,都令人头疼,吃力不讨好。

    但国际格局就是这。

    你掌握了制霸全球的武力,就必须要承担这些责任。

    偏偏最可气的,就是这些边境小国?#25671;?br/>
    本事没有,但各个?#38469;?#22681;头草。

    今天美坚国?#20449;?#20010;屁,他们闻着也是香的,明天美坚国一脚蹬开,又舔着脸来找神州。

    而且由于?#24694;ぃ?#23448;府腐败严重,时不时勾结阳向族,已经不是什么大秘密。

    偏偏神州为?#35828;?#29699;的安全,还没办法真的不管。

    这次多国会议,神州官府的态度将强硬起来。

    但民众不抱多大希望,最多震慑一段时间,这些小国家的嘴脸又要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这就是国际格局。

    乱的一比,还不得不管。

    简直和养狗一样。

    没事干摇摇尾巴,来舔舔你,好像很乖,可时不时还要拆个家,将你气个半死。

    “老李,拜?#24515;?#19968;件事情,想办法,帮我打听江线丛林的事情,最好是阳向族出没的最中心地点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最详细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王南国皱着?#36857;?#34920;情前所未有的凝重。

    “只有这一件事吗?”

    老李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,只有这一件,画在地图上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王南国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开好了房间,你先休息去,等我消息。”

    老李?#25429;?#22909;之后,便返回侦捕局。

    这也不是什么违规事情,很多单位都知道江线丛林的事情,在江元国更不是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魏远军团要镇守湿鬼塔,且人手不够,所以没时间去处理阳向教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指望江元国的军方,江线丛林……怎么?#30340;兀?#21644;不管一样。

    至于王南国要办什么案子,老李也没有多?#30465;?br/>
    大家?#38469;?#22312;侦捕局工作。

    在不违反纪律的情况下,能帮就帮。

    但有些事情,都心照不宣的不多问,问了反而会令对方?#38480;巍?br/>
    王南国一个局长,风?#37202;推?#30340;自己调查,一定不是小案子。

    老李召集人手,开始找最精确的情报。

    由于地处边境,在江元国,也有不少神州人,这点消息不难打探。

    王南国也真累了。

    他?#28304;?#21018;?#29031;?#21040;枕头,就直接昏睡过去。

    整整睡了一夜,王南国才被?#21482;?#21557;醒。

    是老李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老王,侦捕局出没的地点,已经探查清楚,你就在宾馆等我吧。”

    挂?#35828;?#35805;。

    没多久,老李来到宾馆,将一个标注了红点的地图,递给王南国。

    “嗯,老李,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王南国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什么事,我就先回侦捕局,有空哥几个再聚,?#19968;?#26377;点?#31508;?#22788;理。”

    老李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空再聚。”

    二人使劲握了握手,随后李老离开。

    王南国打开随身携带的神州地图。

    还好。

    江元国紧贴神州边境线,所以江线丛林,在这张地图的范围内。

    王南国沉着?#22330;?br/>
    他仔仔细细,将老李地图上的红点,同样标注在了神州的地图上。

    这时候。

    在神州的东南西?#20445;?#22235;个位置,就出现了四个红点。

    “阳向教,你们明明可以在江元国为所欲为,为什么要居心?#21916;?#26469;神州冒险。

    “绝对不正常。”

    王南国找来一支笔,他又用一本书当尺子。

    就这样,他用?#25945;?#32447;,将四个红线连成一个×。

    随后,王南国目光锁定在了交叉线的中心店。

    常年办案的?#26412;酰?#35753;王南国有一种冲动,他想去这个城市看看的想法。

    凡支市!

    交叉点的城市,是一个叫凡支市的城?#23567;?br/>
    王南国没有听说过。

    “小张,帮我查询一下,一个叫凡支市的城市,最近有什么特殊情况?”

    王南国打通宏园市侦捕局电话,他直接让一个队长去查。

    十?#31181;?#21518;,王南国电话响起。

    “报告局长,凡支市没有什么特殊动态,也没有什么重大案件发生。

    “不过在三天后,凡支市的B类武大支武,要举办一场人数众多的武大交流会,去参加的?#38469;荁类武大学生。

    “这个交流会,支武已经举办了十年。

    “其余没有任何异常,报告完毕。”

    话落,王南国放下?#35828;?#35805;。

    三天后。

    三天后,举办武大交流会。

    可三天后,正是被俘?#20540;?#20204;被斩首的日子。

    同样,三天后还是多国大会在南帝都召开的日子。

    这……是巧?#19979;穡?br/>
    王南国也没什么想法,他直接上?#25285;?#26397;着凡支市驶去。

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?#20081;?#31456;
加拿大西部快乐8
黑龙江时时彩结果 15选5投注技巧 重庆快乐10分钟吧 浙江福彩3d走势图2008 香l港赛马会 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结 九个生肖中特 足彩投注规则 河南22选56期中奖号 排列五走势图带连线南方双彩 排列三p3开机号试机号走势图带连线 精灵传说网易彩票 时时彩开奖视频 澳客网七星彩 快3和值玩法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