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《高武27世纪》

第139章 成长,责任,宿命
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“事情就是这样,关于震秦军团招募卧底的事情,是军部绝密!

    “路峰,如果你不想去,爸爸不会逼迫你。但如果消息从你这里泄露,我有可能亲手杀了你,这涉及到了神州军事机密。”

    王路峰等来了王南国。

    父子俩没走远,就在附近找了个小公园。

    王路峰看着王南国头顶的一些白发,一阵心疼。

    这才几天没见,王南国眼窝塌陷,?#25104;?#34593;黄,说不出的憔悴,整个人生生瘦了一圈。

    “爸,这不是你一个?#35828;?#36131;任。”

    王路峰瞳孔发红,嗓子哽噎。

    提督府,总督府,都知道这场行动。

    这种罪孽和内疚,不应该是侦捕局背,不应该是王南国一个人?#22330;?br/>
    当不当间谍,是另一回事。

    王路峰觉得不公平。

    真的不公平。

    “路峰,你了解侦捕局吗?”

    突然,王南国看着自己的儿子,嘴角一笑。

    “维护社会基本的治安,鸡毛蒜皮的事也管,在大多数武者眼中,实力不上不下,工资不多不少,地位不高不低,铁饭碗,事一推。战国七大军团,普遍没有将侦捕局当根?#23567;?br/>
    “大概就是这样,如果是我,绝对不会去侦捕局,?#19968;?#36873;择去军部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还有些人利用职务,吃卡拿要,欺负平民,名声也不好。”

    王路峰也没有?#25512;?br/>
    这就是他直观的感受。

    说到底。

    其实在武者中,是有些看不起侦捕局。

    哪怕是牺牲,武者也以牺牲在军部,牺牲在湿境为荣。

    侦捕局。

    一般都是B类武大毕业生才会去的地方。

    同时也是气血武者聚集地,逃避湿境服役的乐园。

    当然,侦捕局的功劳,却也不能否定,有些部门,确实很苦,很繁琐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。

    ?#30333;?#36156;抓不到一个大贼,杀敌杀不了一个强敌,每天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。

    “甚至做生意的纠纷也要侦捕局管,最终还弄个臭名声。

    “所以,神州每一个侦捕局的局长,都想要干出点可以证明自己的大事,可以为侦捕局正名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太急功近利,都太想表现自己。

    “没错,这件事情错不在我,提督、总督都有疏忽的错……但我对不起被抓走的兄弟们,我愧疚的地方,是自己无能,竟然什么都做不了。

    “最悲哀的事情,就是社会上评价,并不是?#26377;?#20044;?#23567;?#20390;捕局能做的事情,就是人死了,?#31561;说?#36894;了,然后我们?#20102;?#30528;警灯,来擦屁股,做尸检,写报告……

    “我太无能。”

    王南国语气很憔悴。

    “爸,对不起,我说话太难听,侦捕局的琐碎,一般人也干不来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爸,按照震秦军团的想法,如果武大突然少了一品武者,那阳向教不会调查出来吗?毕竟,一品以上的高考生并不多。”

    王路峰道了歉,但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扯太多,越说越郁闷,他岔开了话题问道。

    “震秦军团会和各个武大配合,制造合理的消失动机,况且,当卧底的学生很少,阳向教只是个邪教,他们没有那么全能。

    “这些当卧底的学生,会进行一些伪装训练,以全新的面目出现,甚至会被科研院的药水改变容貌,阳向教联想不到学生头上。”

    王南国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具体的任务是什么?”

    王路峰皱着?#32426;貳?br/>
    王南国只说了危险,却并没有提起任务的事项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任务关系到震秦军团的计划,除了总督,其他人没资格知道。”

    王南国道。

    “爸爸,帮我报名吧,我去。”

    王路峰突然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闻言,王南国抬头,诧异的看着儿子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考虑一晚上,这是卧底任务,不同于湿境厮杀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有什么意外,可能?#21171;?#21407;因就真的只是意外,你连个英雄名号都得不到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强迫你,你哪怕不去,我也不会怪你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冲动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王南国说道。

    恍惚间,他突然觉得王路峰长大了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知道你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曾经看不起侦捕局,甚至痛恨侦捕局,我觉得你们干的工作,就是在磨洋工,抓个贼,直接关十年就算了,还弄一堆笔录,最后只拘留15天。

    “我向往马革裹尸,为国捐躯的英雄意志,我去过一趟湿境,我更加觉得,湿境才是男?#35828;?#25112;场。哪怕是死了,我也是为了身后的神州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我同意当间谍,不是为了国家,不是为了荣耀,更不是为了侦捕局。”

    王路峰郑重的看着王南国:

    “我这?#21361;?#26159;为了我爸爸。

    “您一心想着替侦捕局正名,侦捕局是您的牵挂。

    “而我,想要给我父亲正名。哪怕他平庸了一辈子,但起码有个厉害儿子,他可以骄傲一次。

    “如果有可能,我一定想办法,将您的战?#36873;?#25937;回来。”

    王路峰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路峰,你……”

    王南国内心五味成杂,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没有冲动。

    “我长大了,有些责任终究要背在身上,逃不了。

    “您替我报名吧,想办法帮我找个离开武大的借口,不是5天后才去震秦军团吗?这几天我想找一趟师傅。”

    王路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?#25165;擰!?br/>
    王南国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儿子,对不起,我……”

    王南国有些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“爸,别矫情了。

    “从小到大,您打过我,骂过我,无数次?#36867;?#25105;,要懂得承担和责任。现在,我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您去酒店休息吧,?#19968;?#23487;舍收拾收拾。”

    王路峰走过去,抱了抱王南国,随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这一?#21361;?#25105;王路峰不后悔。

    苏越在妖族内都混的风生水起,我王路峰有手有脚,不一定比别人差。

    当卧底,也是一段经历。

    “儿子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望着儿子的背影,王南国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或许。

    儿子终于长大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武。

    周云粲在操场歇斯底里的冲刺着,一圈又一圈。

    成功黄金洗?#29301;?#20063;成功?#40644;?#21040;了一品。

    而且他在潜能班就专研速度,在南武属于很有天赋的一类。

    本来是很平常的一天,但周云粲却收到了一个令人窒息的消息。

    戴岳归死了。

    不对。

    应该是暂时还没死,被阳向教俘虏,等待被斩首。

    周云粲家里有些底蕴,况且这次的事情很难严格保密,所以不少武道家族都知道。

    周家将这件事情,告诉了周云粲。

    潜能班其他人不知道,但有一件事,深刻记在周云粲一个人心里。

    戴岳归救过自己的命。

    由于自己的鲁莽大意,立功心切,在边?#25104;?#38519;险境,是戴岳归冒着生命危险救了自己的命。

    而且为了照顾自己的情绪,戴岳归并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戴岳归不想让周云粲内疚。

    而且因为蚝油的缘故,戴岳归和周云粲的关系最近,二人有事没事会视频聊天。

    就在戴岳归走的前一天,周云粲还和他视?#20302;?#35759;。

    可谁能想到,意外来的这么快。

    “这可怎么办!”

    不知道跑了多久,周云粲终于力竭,终于停下来。

    他狠狠喘着气,满脑子都是戴岳归。

    对周云粲来说,戴岳归意义不同。

    他联系廖平和廖吉,结果二人手机全部关闭,再找人一打听,原来兄弟俩被导师带去湿境,一时半会回不来、

    联系弓菱。

    弓菱也没有信号,周云粲在战国军校没有熟人,但之前听弓菱说过,她似乎要进行什么特训,要封闭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苏越!

    对,苏越刚刚打穴结束,西武节奏慢,他还没有选导师,不可能乱跑。

    周云粲想找个人说说话。

    他已经接近奔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武。

    苏越终于从修炼中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很爽。

    大概打坐了一天一夜,他能感觉到,杜惊书他们早已经离场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修炼室的提示,苏越还想再坐一天一夜。

    可修炼室不懂苏越,预警声讨厌,令他?#21507;?#26080;法静心,况且苏越腿麻?#20146;?#39295;,也该起来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可用酬勤点:37429

    1:睡眠赦免

    2:爱的代价(下?#38382;?#29992;,消耗1700酬勤点)

    3:救你狗命

    4、人鬼有别

    5、猥琐隐身

    气血?#25285;?43卡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天一夜的打坐,涨了3卡气血。

    很恐怖的增幅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与复灵山的效果有关系,再加上刚刚打穴结束,身体正是似渴如饥的阶?#21361;?#25152;以吸收的特别快。

    “唉,如果每天都能有3卡气血,那该多好。”

    苏越恋恋不舍的离开修炼室。

    每天3卡气血,如果给一个普通武大学生,怕是会被乐死。

    100天就是300卡。

    一年就1000多卡。

    不压气环的情况下,直接飞到三品了。

    咦,大半夜,是哪个小蹄浪子敢骚扰我?

    离开修炼室,已经是深夜2点。

    苏越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。

    周云粲?

    看到来电信息,苏越下意识一愣。

    这货,似乎没有半夜打电话的习惯啊。

    难道有什么急事?

    “?#29616;?#21834;,大半夜打电话,什么事?除了借钱和搞基,其他都问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苏越接起电话,先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万一这货要表白,苏越觉得自己有义务斩了他。

    然而,电话对面,却一阵?#32842;?br/>
    苏越皱着眉。

    他甚至能听到周云粲重重的息喘声,类似于跑步。

    大半夜?

    你跑步?

    你该不会是正在干什么坏事,然后打电话给我炫耀吧。

    无耻之徒。

    可你息喘什么,不该是女主角吗?

    “苏越……我,有个消息,我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周云粲开始抽噎。

    苏越皱着眉,?#25104;?#20957;重。

    周云粲的情绪不对劲。

    这小子情绪向来稳定,难道遭遇了什么伤心事。

    ?#25353;?#25945;官……戴教官,死了!”

    咯噔。

    周云粲下一句话落下,苏越头皮一麻,整个人都处于冰凉?#21050;?br/>
    ?#29240;?#20113;粲,你最好别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苏越咬着牙道。

    他宁愿这话是出自廖吉嘴里,那小子开玩笑没深?#24120;?#36824;造谣过自己是基?#23567;?br/>
    可周云粲向来老实?#24466;弧?br/>
    他不应该开这种玩笑。

    ?#29240;?#20113;粲,你把话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苏越原计划去洗个澡,?#19978;?#22312;也没心思了。

    他坐在操场的篮球架下,浑身僵硬的听着周云粲在讲述。

    被俘。

    斩首。

    阳向教。

    该死,又是阳向教这群邪徒。

    这帮畜生。

    卧槽尼玛!

    苏越听周云粲讲述完,恨不得立刻去湿?#25104;?#38451;向族。

    ?#29240;?#20113;粲,你先冷静一点,毕竟还有15天才斩首,神州军方不可能坐视不理,他们会救援的。”

    苏越又和周云粲聊了一会。

    ?#29240;?#20113;粲,?#24653;?#20320;告诉我这个消息。”

    苏越挂?#35828;?#35805;。

    虽然是深夜,但苏越顾及不了太多,他直接给李星佩打通私?#35828;?#35805;。

    上次联手斩杀粉椒,苏越和李星佩也算成了朋?#36873;?br/>
    “喂,苏越吗?”

    李星佩在提督办公室,根本就没有睡。

    “提督,抱歉,这么晚打扰您,我想打听一下,戴岳归教官,有救吗?”

    苏越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“原来被俘的戴岳归,是你的教官?”

    李星佩一愣。

    这几天,层岩市牺牲的武者名字,她已经倒背如流。

    戴岳归,隶属于?#36867;?#23616;,是师战所派遣的武者。

    他以前的履历,确实是潜能班教官。

    “苏越,很抱歉,我们没能保证他们的安全,但震秦军团和总督府,都在想办法。

    “而且震秦军团已经着手招募卧底,计划?#27604;?#38451;向教,这是机密,你也别乱说。”

    李星佩知道苏越深?#24120;?#25152;以他简单透露了一点点信息。

    其实这一点点信息,对震秦军团来说,也算不上什么机密。

    具体如?#38395;?#36963;卧底,以什么方?#33050;?#36963;,他们这些提督都没有资格知道。

    “苏越,我知道这样说有些自私,但你实力很强,鬼点子?#25429;啵?#22914;果震秦军团找到你……你或许,可以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犹豫了很久,李星佩终于还是没忍住。

    她觉得,如果是苏越去,比其他人成功率会高很多。

    但真的……很自私。

    “?#19968;?#32771;虑的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,苏越声音低沉。

    “卧底的事情,需要绝对自愿,你完全可以不去,没有人会责怪你,这是你的自由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这几天脑子有点混乱,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李星佩突然有些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凭什么。

    自己是提督,凭什么让苏越一个学生去承受危险。

    何其自私。

    为什么自己会说那些话。

    你是提督,你是宗师,你的职责,是让苏越放心的等他教官回家,而不是让他也去冒险。

    苏越并不欠层岩市什么。

    “提督,您这几天想必也很疲倦,我理解您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没有人可以强?#20219;遙?#21738;怕您不提戴教官的事情,震秦军团?#19981;?#26469;找我,这和您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听到李星佩语无伦?#21361;?#33487;越心里也一阵酸楚。

    发生这种事情,谁都不愿意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苏越。”

    ?#32929;?#20154;静。

    空荡荡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李星佩哪怕是宗师,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刻。

    “提督,这件事情?#19968;?#35748;真考虑,不管去或者不去,我都会认真考虑,您不要有心理负担。”

    话落,苏越挂?#35828;?#35805;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苏越还是保持着?#19994;?#35805;的姿势。

    他一直在回忆。

    回忆潜能班的一点一滴。

    对于戴岳归,其?#24213;?#24049;并没有那么熟悉,见面的机会也并不多,他甚至更亲近孙?#23601;?br/>
    但这不代表戴岳归对他没恩。

    在现在的苏越看来,一瓶洗骨水,真的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但在戴岳归手上,一瓶洗骨水可能是几年的积攒。

    他毫不犹豫,倾?#19994;?#20135;的?#24618;?#33258;己。

    这是滴水之恩。

    但当卧底这种事情,不是开玩笑。

    ?#19978;?#26469;想去。

    武大的一品,谁有这个能力去救人?

    五个顶尖武大,挑出来顶尖的九个人。

    联手都不是自己的对手。

    派他们去当卧底,能放心吗?

    戴岳归能回来吗?

    苏越以前看电影,看漫画,看小说,经常能听到一句话:能力越大,责任就越大,这是宿命。

    这一刻,苏越突然有些理解了这句话的意义。

    嘟、嘟!

    苏越又拨通了李星佩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你好苏越。”

    李星佩皱着眉,苏越又打来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提督,我想咨询您个事。”

    苏越言语凝重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律法允许的情况下,知无不言。”

    李星佩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,?#19968;?#25874;的功勋足够多,我有可能……换来我爸的自由吗?”

    苏越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终于问出了内心一直疑惑的事情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陷入了?#32842;?br/>
    几?#31181;?#21518;,李星佩开口说话:

    “有机会,据说100年前,有人用功勋,生生换来一个死囚的自由。

    “但希望渺茫。”

    李星佩很严肃的回答了苏越。

    “有多渺茫?”

    苏越?#27835;省?br/>
    “军部胸章,1000多块,具体不知道,绝对超过了1000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现在积攒了几块军部勋章,但其中的九死一生,你比任何人都清楚。

    “对大多数的武者来说,一生可能只会换到一枚胸章,那就是他们骸骨被运回来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李星佩阐述着一个冰冷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?#24653;?#24744;,提督。

    “顺便,帮我和震秦军团说一句……这个卧底,我当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作者君没有去看电影,今天偏头疼犯病。从1点开始,每写500个字,去窗户边思考人生,想着该不该跳下去。

    坚持到现在,已经吐到胆汁冒出来,抱歉。

    今天一更。

    对不起大家。

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
加拿大西部快乐8
今晚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号码 体彩七星彩走势图近30 山西快乐十分钟开29号 二八杠源码 今天南粤风彩26选5 真钱游戏那个信誉好 江苏11选5杀码技巧 幸运飞艇免费网页计划 舟山星空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广西11选5最后一期开奖结果 澳洲幸运5是官方的吗 20197星彩开奖视频 喵咪彩网站是真是假 pk10牛牛计划 15选五中奖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