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《高武27世纪》

第128章 择兽腰包的声音(万更求订阅)
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择兽腰包?

    “苏越,你是不是疯了,用择兽腰包装屎!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?#19981;叮?#20320;还有个亲兄弟需要啊,为什么要装屎!”

    王路峰直接愤怒。

    当然,愤怒中还带着浓浓的嫉妒。

    择兽腰包啊。

    东武很多濒临毕业的学生,都?#19968;?#19981;到择兽腰包。

    这玩意是天骄专用,身份的象征。

    如果下了湿境,择兽腰包绝对是个神器。

    更可恶的是,苏越竟然有两个。

    气人啊。

    自己一辈?#29992;?#23504;以求的东西,被人竟然用来装屎。

    谁能不气?

    谁能不愤怒?

    “王路峰,你闭嘴别说话,万一是什么贵重东西。

    “苏越,借一步说?#21834;!?br/>
    王南国神神秘秘,领着苏越走到路边花池旁。

    “苏越,你三洗成功了吗?

    “放心,?#38405;?#29579;叔的人品,绝对不会给你胡乱宣传,我连王路峰都不告诉。

    “叔是纯粹的好奇。”

    王南国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。

    他身为一个局长,知道的事情比别人多一些。

    关于超凡骨象,这是天大的事情,一旦泄露出去,苏越必然会承受阳向教不惜一切代价的暗杀。

    所以,王南国连王路峰都隐瞒着。

    他只想悄悄知道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苏越不方便多说,他也就不问了,毕竟事关重大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苏越也没有明说。

    他只是用眼睛看了看花池。

    王南国狐疑的低头。

    下一秒,他目瞪口呆,整个人都是僵硬状态。

    花池里,原本有一些含苞待放的小野花花蕾。

    这时候,那些花蕾竟然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,在自己眼前绽放。

    枯树开花,步步生莲。

    超凡骨象,这也太惊人了。

    “我懂了,我懂了。

    “苏越,叔恭喜你,加油!”

    王南国点点头。

    王路峰能有这个好朋友,也是他的运气。

    如果苏越能顺利活到宗师,他绝对是未来神州的顶梁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这位领导,您来青武,是要找人吗?”

    保安臭到受不了,他已经将门口的情况,报告给了上级。

    当苏越和王南国回来的时候,青武一个负责校内秩序的校领导,上前问道。

    王路峰是黄金骨象。

    侦捕局车上下来的强者,可能是个局长。

    虽然青武也不惧这些人,但对方身份不同,毕竟也要客气点。

    但这两袋子屎,必须得立刻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“我是丁北图老师的学生,我来找丁老师,麻烦您转告一下,我有要紧事。”

    苏越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他也臭到有些奔溃,赶紧?#19994;?#19969;北图。

    那些宁兽用过的辈树皮,如果青武愿意留着,他就全部给丁北图,如果青武不要,那就只能扔了,看来价值不大。

    “找丁老师?你有预约吗?”

    校领导看了眼苏越。

    眼睛很一般,并没有黄金骨象的征兆。

    而且看不到对方的实力,那就一定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普通学生,堂堂青武校领导,向来不愿意理会。

    其实苏越也无奈。

    他修炼了隐匿战法,要隐藏超凡骨象的征兆,所以一起连气环也直接隐藏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四、五品的水准,看苏越的时候,他明显就是个普通学生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丁老师的学生,这是我同学,如果方便的话,我们去找一下丁老师。

    “马上去东武上学,我们临走前想见见丁老师。”

    王路峰也上前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原来是东武的同学,?#19968;嶁一帷!?br/>
    校领导连忙笑脸相迎。

    黄金骨象,哪怕在东武都是进学生会的苗子,以后绝对是神州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苏越一脸僵硬。

    为什么对王路峰笑脸相迎,对我一脸厌烦。

    气死我了。

    算了,不和你一般见?#19969;?br/>
    “?#19978;В?#26377;点不巧,丁北图教授是湿境语言学的教授,今天教育部的巡视组来?#30828;?#38738;武,语言学教研室正在开会,丁老师可能一下?#29992;?#31354;。”

    校领?#21152;?#35299;释道。

    “巡视组?

    “不能通融一下吗?”

    王路峰皱着眉。

    “王路峰,没大没小。

    “巡视组是直属于教育部的监察部门,他们来青武一定是公务,怎么可能给你通融,你以为你是谁!”

    王南国上前,一声呵斥。

    自从洗骨成功,王路峰整个人有些飘了,这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这位领导,您是?”

    校领导看着王南国。

    “我是宏园市侦捕局局长,这才来办个案子,丁北图是我儿子的老师,我也顺便来?#32431;礎!?br/>
    王南国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王局长,?#19968;嶁一幔 ?br/>
    校领导连忙上前握手。

    局长级别的人物,最弱都是五品武者,谁知道?#22930;?#20505;就是个宗师。

    这种狠人,得礼貌一点。

    “巡视组来青武,不会是找麻烦吧?”

    王南国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出了问题,巡视组才会前来,这不是什么好消息。

    “唉,说出来也是丢人。

    “青武的师资力量,在A类武大排名倒数,所?#36234;?#32946;部将这里设成了湿境语言学的试点,企图让青武有所建树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试点,一共有八个。

    “可其他七个试点武大,都有研究成功上交,甚至还有两个试点是B类武大。

    “可唯独青武,一直没有研究成功,所以引来了巡视组,毕竟拨款数量不少,教育部不可能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?#21543;?#33267;其他七个武大的教授也一同前来,这次青武的脸,丢尽了。”

    校领导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也是一口怨气无法宣泄。

    其实根本不用他多说,过几天,青武的事情,可能就传遍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看来麻烦真不小。”

    王南国经历过熊泰光的事情,知道渎职的可怕,当初如果不是苏越,自己就坐监狱了。

    “被审查了?”

    苏越也皱着眉。

    这对丁北图来说,还真的不是什么好消息。

    他当初了解过湿境语言学的试点。

    首先,四大武院和战国军校很忙,没有时间研究这些。

    华武、京武、复武、交武……类似这些排名靠前的A类武大,同样没有时间研究。

    最终,教育部便将课题交给排名靠后,甚至还有两个B类武大手里。

    当然,八个武大,同样是竞争关系。

    结果谁能想到,青武竟然是倒数第一。

    “这位领导,您知道青武为什么倒数第一吗?按道理丁老师水平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苏越皱着眉问道。

    领导看着苏越就不?#22836;场?br/>
    你一不是黄金骨象,二不是四大武院的学生,没大没小的乱说?#21834;?br/>
    但毕竟是和王局长一起的人,并且王局长也似乎很感兴趣,他在学校里面憋气,索性就吐吐苦水:

    “你们有所不知。

    “要研究环境语言学,教授的水平是一个方面,其实更重要的,还是来自湿境种族的辈树皮。

    “王局长应该经常征战湿境,您知道辈树皮多难买。

    “其他武大运气好,他们有些和四大武院关系匪?#24120;?#26377;些校长毕业于战国军校,还有一些武大,直接疏通了军部的关系,将辈树皮大价钱买回来。

    “而青武也是倒霉,我们也?#21451;?#24402;军?#24597;?#22238;来一批辈树皮。?#19978;В?#22825;有不测风云,办公室不小心失火,那一批辈树皮全部被烧干净。

    “王局长应?#20204;?#26970;,辈树皮不怕水泡,不怕腐蚀,但偏偏就怕火烧,一点就着,连扑灭的机会都没?#23567;?br/>
    “说起来,这件事情和丁北图也有关系,那天就剩他一个人在办公?#39029;?#22812;研究,这才由于插座漏电,形成小火灾……唉……”

    校领导连连叹气。

    “青武会不会把责任,全?#23458;?#21368;在丁老师身上啊。”

    王路峰连忙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办公室只有丁北图一人,他绝对逃不了啊。

    “青武也?#35805;?#27861;去怪罪丁北图,他毕竟也是研究心切,失火这种事情,谁都不愿意面对。

    ?#26263;?#20107;故已经发生,总得有个人负责。

    ?#26263;?#24033;视组离开之后,青武准备开会,这一次,说轻了,青武的研究款项,会直接被腰?#19969;?br/>
    “如果说重了,甚至连试点都可能取消,毕竟,神州不?#24066;?#27809;有效率的混日子部门存在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校领导更是一脸惆怅。

    “?#35805;?#27861;挽救一下吗?”

    王路峰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一切的根源,还是辈树皮。

    “哪怕教育部?#24033;?#27454;全部取消,青武也无所谓,无非大家没有了工资奖金,学校拉紧裤腰带,也能节省出教授们的?#38498;取?br/>
    “他们都是苦心研究的学者,其实对功名利禄并不是很热衷。

    ?#26263;?#27809;有拨款,青武更买不起辈树皮,没有辈树皮,教授们就没有研究的东西,恶性循环下,研究室被取消,可能只是时间问题。”

    校领导也很无奈。

    ?#26263;?#31561;,我打个电话,?#32431;?#33021;不能帮丁北图找来几张辈树皮。

    ?#26263;?#24076;望也不是很大,我只能是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王南国低头?#20102;?#30528;。

    毕竟当初自己执意要让王路峰去宏园市联考,他帮丁北图,也是帮儿子完成心愿。

    “王叔,你先不?#20040;?#30005;?#21834;!?br/>
    王南国拿出电话,苏越却直接阻拦。

    以王南国的水准,最多能拿来一两张,根本没用。

    而校领导却炸了。

    大哥,你捣乱的吧。

    我在这一直诉苦,就是想让这位局长出马,侦捕局是实战单位,局长可能在军部也有熟人。

    辈树皮珍贵,能找来一张是一张。

    你倒好。

    你帮不上忙就算了,你竟然还捣乱。

    “咦,是丁老师他们!”

    突然,王路峰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学校大门,一群人浩浩荡荡走过来。

    最中间的?#22856;?#20010;人,就是教育部巡视组的武者,他们龙行虎步,非但没有教育工作者的气息,反而更像是侦捕局的人。

    而在旁边,还有其他学校的教授。

    这群教师的眼里,明显有些嘲弄。

    毕竟,当初青武牛气哄哄,?#19978;?#22312;倒数第一,也是活该。

    最后的位置,就是一个个垂头丧气的青武教授。

    丁北?#21152;?#20854;憔悴。

    苏越皱着眉。

    他看到丁北图一脸愧疚,头发全部花白,比起一年前离开二中的时候,简直能苍老10岁。

    “丁老师怎么成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王路峰也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在他眼中,丁北图简直就是个得了重病的病人。

    说的再重一点,说他是个行尸走肉都不过分。

    在一行人中,还有青武的校长。

    他满脸推着笑,跟随在巡视组成员身旁,不知道在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好了,先就这样决定吧。

    “暂?#27604;?#28040;青武的专项拨款,可以给你?#21069;?#24180;的时间,如果半年后还颗粒无收,教育部取消青武的科研室资格。

    “张校长,你青武除了科研实力弱,连卫生环境都这么差,为什么这么臭!”

    众人走到校门口,浓郁的屎臭味,刺的人眼睛都疼。

    巡视组人员皱着眉,心理更加厌烦。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臭味,快让他们离开!”

    校长转头,朝着那个负责秩序的校领导说道。

    都这么时候了,怎么还有?#35828;?#20081;。

    ?#32509;?#22334;也不是时候啊。

    “咦,黄金骨象!”

    巡视组领导看着王路峰,颇为意外,但也就是呢喃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种学生,不可能来青武入学。

    “丁老师!”

    王路峰看着丁北图,和扎心一样疼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不礼貌,但还是忍不住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丁北图深深低着头,和一个犯了弥天大罪的囚犯一样,看着都可怜。

    “咦,丁北图,找你的?”

    校长没有好?#25104;?br/>
    这也正常,由于丁北图的大意,青武将损失很多拨款。

    他简直是个罪人。

    没有当场开除,已经是校长?#34432;取?br/>
    错误已经犯下,没有人会过问什么原因。

    错就是错。

    “咦……路峰!”

    “苏越,你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丁北图抬头。

    他陷在眼眶里,原本已经毫无光泽的眼珠子,突然一亮。

    虽然满心愧疚,恨不得以死谢罪。

    但能看到自己的学生,丁北图还是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但下一秒,丁北图有一?#25215;?#24871;。

    在自己学生面前,成为这副模样,丁北图心里要更加难受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们来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苏越扛着包袱,也一阵心疼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见过丁北图这种状态。

    “丁北图,让你的学生先离开,要叙旧等一会再叙,?#20154;?#20102;巡视组的领导!”

    校长瞪了一眼丁北图。

    没轻没重。

    都什么时候了,还有时间和学生叙旧。

    那个黄金骨象也就罢了,未来可能是个人物。

    可那个浑身恶臭的普通学生,又算什么?

    你来青武,都不知道先把垃圾扔掉吗?

    “苏越、陆峰,你们先等等我,我这里有点事情忙。”

    丁北图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干扰了大家,丁北图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其余学校的教授捂着?#20146;櫻?#19968;脸嫌弃。

    青武的人也一脸郁闷。

    丁北图也是个奇葩,本来就够倒霉了,怎么突然?#30452;?#20986;来两个没轻没重的学生。

    “你俩先去一旁等着吧,别给丁老师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王南国也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巡视组的人?#20445;?#26397;着王南国点点头,算是打过招呼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都不认识,侦捕局和教育部也隶属于两个部门,但毕竟都是强大的武者,算是一种礼貌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王南国,巡视组早已经怒斥校长。

    两个学生明显是王南国的人,巡视组还客气点。

    苏越和王路峰的事情,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插曲。

    丁北图他们继续送巡视组出大门。

    “你快到远点的地方等着吧,臭死了!

    “下次出门记得洗洗澡,顺便把垃圾卖了再来青武。”

    校领导也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王路峰才是王南国的儿子。

    这个臭气熏天的年轻人,不过是黄金骨象的同学,他是只是顺路的。

    所以,校领导对苏越也没有什么客气。

    赶紧轰走算了。

    “苏越,咱?#20146;擼?#19968;会再来。”

    王路峰也不是傻子,他不想给丁北图找麻烦。

    如果有什么困难,等一会在商量。

    这一次,一定要帮帮丁老师。

    如果实在?#35805;?#27861;,他只能回去找宗师师傅,虽然可能被责骂,但也?#35805;?#27861;了。

    “咦,苏越走啊!”

    王路峰忍着臭,抓着苏越的袖子。

    ?#19978;В?#23545;方眼睛直愣愣看着丁北图,竟然是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丁老师,?#19968;?#26377;点急事,这次来青武,就是送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巡视组众人没走几步,大门口的气氛很凝重。

    苏越突然开口,令所有人?#32426;?#19968;皱。

    “丁北图,告诉你的学生,如果有什么土特产,等你忙完再给可以吗?”

    校长一脸烦躁。

    丁北图教出来的什么学生,难道就一点规矩都不懂吗?

    吱!

    一道轻轻的摩擦声落下,苏越打开了自己的择兽腰包。

    这时候,巡视组最中央的领导,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这群人原本背对着苏越。

    突然,他猛地回头。

    是择兽腰包的声音。

    择兽腰包经过特殊处理,打开的声音也十分奇特。

    巡视组领导死死盯着苏越。

    不对劲。

    这个少年,越看越不对劲。

    猛地一看,这就是个普通文科学生,气血连10卡都不到。

    但再仔细一看。

    根本就不是不到10卡,而是他隐藏了气血波动。

    如果是高手,大家一眼便能认出来。

    但苏越年纪小,武者们先入为主的情况下,反而是忽略了苏越的特殊。

    而且他还有择兽腰包。

    不对。

    是两个择兽腰包。

    这个青年……不简单。

    期初,巡视组领导只是认为苏越实力不简单。

    但当苏越从腰包里拿出一件东西,他彻底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求月票

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
加拿大西部快乐8
辽宁35选7乐透型 腾讯彩票开奖 安徽11选5选好技巧 炸金花logo 陕西快乐十分20选8 平特乾坤卦(荐 街机急速赛车 白银走势图 购彩是否能在手机上购买 层进式阶梯倍投真能赚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 30选5查询结果 3d开机号试机号30期 广西快3号码推荐和值 湖南快乐十分84期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