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《高武27世纪》

第120章 血耳朵
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阳向族宗师到来,令山脉中央开始震动,与此同时,史无前例的压迫,再一次潮水一样压迫而下。

    犹如一座小山压在脸上。

    苏越虽然在宁兽幼崽的肚子里,但依旧被压迫的骨骼弯曲,似乎有被绷断的征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酬勤值+10

    酬勤值+11

    酬勤值+10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脑海里提示音不断响起,苏越此刻承受着史无前例的压迫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一动不敢动,只要隐身泄露,自己就有可能被发现。如果被宁兽群知道,自己在他们?#39318;?#30340;肚子里,还不立刻将自己轰成渣?

    坚持!

    再痛苦,也必须要坚持,绝对不能放弃。

    嘎吱!

    嘎吱!

    苏越甚至听到了自己骨骼不堪重负的摩擦声,这种感觉类似于?#23601;?#21363;将断裂。

    当然,他骨髓深处,也同时承受着真正的洗骨剧痛,痛到无法言喻。

    此时的痛苦,已经能?#20540;?#19978;之前饮用铂金液体的痛。

    但他心里清楚,想要三洗,还是不够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酬勤值-500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不觉,一?#31181;?#36807;去。

    阳向族的宗师似乎很懂礼貌,他只是平静矗立在宁兽丛林的边缘,也没有贸然进去。

    他就这样站在一株大树上,就如一个扣响对方大门的访客,安静且彬彬有礼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苏越不敢暴露自?#28023;?#21482;能被迫减去酬勤值。

    肉疼啊!

    但?#28082;茫?#29616;在取消了阳向族状态,涨幅还不算慢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终于,宁兽妖族发出了回馈。

    这个种族果然可怕,不出现则已,一出现,就是整整十几头宗师级。

    他们比这个幼崽大一圈,但身躯也没有太过于夸张。

    成年的宁兽,大脑袋上有些奇怪的纹路,这应该是实力的证明。

    在宁兽族群中央,有个宁兽的脑袋上,是深紫色的图纹,一圈一圈,不规则的缠绕着。

    这就是宁兽的皇。

    根据那个死亡武者的讲述,紫色图纹,也就是宁兽异族唯一的皇。

    这个种族以血脉为尊,除了皇以为,还会有一个?#39318;印?br/>
    这头宁兽幼崽,就是皇的儿子。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这头宁兽的头上,只有一条简陋的紫色线条,并没有皇那么?#19995;印?br/>
    这是因为幼崽太弱。

    幸亏死亡武者是赵启军团的战士,他常年驻扎在宁兽从来边缘,所以?#38405;?#20861;的各种习性早已经算了然于胸,否则苏越都不可能了解这么多。

    而在皇的身旁,还跟随着不少宁兽。

    他们头颅上的线条是银灰色,这代表它们只是普通妖族。

    普通妖族中,甚至有些也是皇的儿子。

    但他们没有继承皇的血脉。

    宁兽妖族的奇特就在这里,血脉只会传给一个幼崽,而且完全随机。

    这也是阳向族?#26377;?#21493;测抓幼崽的原因。

    ?#39318;?#34880;脉如果断了,宁兽整个族群会发疯,宁兽皇的寿命并不是永恒,它也有死亡的一天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新的皇出现,宁兽妖族很可能会陷入内乱,也有可能被其他种族消灭。

    ?#39318;?#24188;崽,很重要!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吼!

    此起彼伏的雄厚声浪,令整个天地都在震?#30679;?#33487;越头晕耳鸣,整个人有一种即将要被生生撕碎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知道宁兽在说什?#30679;?#20294;能感觉出来。

    应该是:滚开这里。再不滚,?#38405;?#19981;客气。立刻滚开一类的?#21834;?br/>
    虽然语言不通,但通过一些眼神以及吼声的频率,其实也可以理解大概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宁兽皇,你们的?#39318;櫻?#24050;经被卑鄙的无纹族杀害,我们阳向族想要去拯救,?#19978;?#21435;晚了一步!

    “无纹族真的太残忍,我只能抢走?#39318;?#20004;个耳朵,特意来归还!”

    然而,阳向族的宗师巍然不动,根本不生气,他任?#28145;?#39118;呼啸在自己脸上,只要十几根命绳在随风摇摆。

    这个畜生的脸上,甚至还带着一丝沉重的悲痛。

    随后,他将宁兽幼崽耳朵,扔给宁兽皇!

    吼!

    下一瞬间,史无前例的恐怖声浪,再一次?#21493;?#33485;天,苏越感觉天上的云层都在声浪下开始震荡。

    而他大脑一个空白,差点窒息过去。

    也幸亏自己早已经习惯了疼痛,才勉强坚持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酬勤值+13

    酬勤值+14

    酬勤值+13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果然,压迫力越强,苏越的酬勤值已经涨幅到了前所未有的程?#21462;?br/>
    同时,痛骨髓里的痛,已经到了难以忍受的地步!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吼!吼!

    吼!

    群兽悲鸣,整个山脉遭受到了?#24179;伲?#22312;声?#35828;?#24109;卷下,泥浆如草席一样被席卷起来,数不清的大树也被气浪连根拔起,天空旋涡翻滚,一副末世景象。

    苏越浑身是汗,他想要保持静止不动,简直是在挑战登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酬勤值+15

    酬勤值+17

    酬勤值+16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酬勤值还在疯长,苏越骨骼进一步剧痛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体内积攒着阳向族的毒素,也开始疯狂被消化,苏越明?#38405;?#24863;觉到自己气血还在疯长。

    真的是难受!

    偏偏他还一动不能动。

    血耳朵漂浮在宁兽皇面前,它悲痛欲绝的用鼻子闻了闻,似乎在确认着什?#30679;?#33487;越甚至看到皇的眼眶里,有大坨大坨的眼泪坠落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宁兽幼崽在族群里的地位很高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候,又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奔袭而来。

    苏越一愣,顿时口干舌燥!

    是地球武者。

    这个人穿着奇迹军团的军装,是个宗师级的少将。

    他急匆匆跑到宁兽族群面前,上气不接下去,风尘仆仆的脸上,无比焦虑。

    “宁兽族的培养,是误会,这一切都是误会。

    “是阳向族杀了你们的?#39318;櫻?#28982;后用人族鲜血浸泡耳朵,他要挑拨宁兽与人族的战争,这是阳向族的阴?#20445; ?br/>
    人族少将不敢耽误时间,他连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虽然彼此语言不通,但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苏越了解过,到了宗师这个境界,已经可以通过精神力判断到对方的意思。

    理论上,到了宗师境界,哪怕没有翻译,人族武者也可以和湿?#25345;?#26063;对话,哪怕是妖族也可?#36234;?#27969;,虽然用词不一定很精?#36857;?#20294;大概意思对方能明白。

    而湿境语言学,主要研究低阶武者和湿?#25345;?#26063;的话语。

    宗师的战争,平日里大多以对峙和威慑为主。

    真正的消耗与攻城掠地,还是?#32536;?#38454;武者为主。

    甚至不少战场已经达成了一种默契,在低阶武者战争的时候,宗师一般不参战,胜负都心?#26159;樵浮?br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酬勤值-500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人族现在是凶手,这能解释清楚吗?”

    ?#19997;?#37324;,苏越焦急到浑身冷汗!

    这已经是他隐身的第三?#31181;櫻?#21487;他根本没时间去心疼酬勤值。

    看来,许白雁已经将消息带给了军方。

    可军方找不到宁兽幼崽,有很多?#34385;椋?#26126;显也解释不清楚。

    一个沾染着人族鲜血的耳朵,足够欺骗智商并不算太高的宁兽妖族。

    它们脑袋一根筋,认准的?#34385;椋?#26681;本就不可能?#35851;洌?br/>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瞬间,整个宁兽族瞳孔猩红,所有宁兽,全部怒?#24188;?#20154;族少将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声脆响之后,两只耳朵狠狠扇在少将脸上。

    宁兽皇瞳孔冰寒,好像万年寒冰,他的目光好像在质问:你放屁,我儿耳朵上,全是你无纹族的鲜血,你还敢狡辩?

    “哈哈哈,贼?#30333;?#36156;,无纹族果然卑鄙无耻。”

    “皇,我亲眼看见,您的?#39318;櫻?#23601;是被无纹族的人杀害,他们砍了一万刀,活活砍的血肉模糊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阳向族宗师指着少将,那张狰狞的脸充斥着愤怒,也充斥着不屑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吼!

    成吨的罡风,形成比山脉还要沉重的气浪,疯狂轰击在人族少将身上。

    “宁兽皇,你听我解释!

    “你息怒,这一切都是阳向族的阴?#20445;?#20182;们在挑拨关系,他们在引诱你们开战。

    “你听我解释!”

    在罡风的轰杀下,少将顷刻间便浑身鲜血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保持着抱拳的姿态,不断解释着误会。

    少将是宗师。

    宗师心中,怎么可能没有愤怒。

    他一张脸,都已经被血耳朵抽的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但他得忍。

    宁兽的态度,关系到第五战场多少?#35828;?#21629;,自己的脸面,又能算得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的使命,是来消除误会,并不是发生冲突。

    对方既然没有下死手,少将就只能忍着。

    忍!

    为了人族战场,一定要忍!

    “哼,卑鄙的无纹族,杀了?#39318;?#36824;不?#39029;?#35748;,卑鄙无耻!”

    阳向族宗师轻蔑的嘲讽。

    “没有,?#39318;?#26159;你们阳向族杀的,你们给?#39318;?#19979;毒,然后用人族武者的鲜血?#28966;啵?#20225;图嫁祸。

    “宁兽皇,这才是?#34987;首?#30340;凶手!”

    少将也指着阳向族,咬牙切齿的怒斥道,他的眼里同样在冒着火。

    阳向族,简直太卑鄙。

    可宁兽皇根本就不听少将的?#21834;?br/>
    妖兽大脑简单,认定的?#34385;椋?#23601;根本不可能?#35851;洹?br/>
    他们不懂阴?#20445;?#20063;懒得算是什么阴谋。

    宁兽皇只知道,自己儿子的耳朵上,沾染着无纹族的卑?#19978;?#34880;。

    那自己的儿子,就一定是无纹族杀的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少将和阳向族宗师在吵架。

    皇终于愤怒。

    它庞大的身躯一个?#20102;福?#27668;浪形成一只庞大獠牙,少将整个人都被高高抽飞。

    宗师六品起,在宗师?#24120;?#20063;分强弱。

    宁兽族的皇,明显是很强的那一档。

    少将连躲闪的时间都没有,就直接被?#19981;?#30340;胸膛塌陷,整个人身上爆发出一团恐怖的血雾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凶悍的气浪,比之前还要狂暴。

    这一次,苏越也能听懂宁兽皇的意思。

    它好像说在说:滚回去告诉无纹族,我宁兽?#39318;澹?#19968;定会去报仇,杀你一个,根本不够,我要屠空你无纹族,通知他们等着我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漂浮的两片耳朵,皇的眼眶里涌出更多的泪水。

    苏越还察觉到。

    在宁兽族,似乎还有些幸灾?#21482;?#30340;?#19968;鎩?br/>
    其中有一个实力相当于五品的宁兽,就差兴奋的跳起来了,它那巨大的鲸鱼脸,明显表露着兴奋和?#33485;謾?br/>
    苏越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只宁兽头上的花纹,结余紫色和银色之间,有点斑驳有点花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个血统不怎么纯净的?#39318;印?br/>
    它似乎是想要继承皇的位置,但血统又不够。

    而现在宁兽幼崽死亡,它就有了机会。

    小花,你收敛一点。

    你的表情,这也太兴奋了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少将被击打成重伤,但他还是顽强的跑回来。

    “皇,你听我解释,真的是误会,真的是误会,这都是阳向族的阴?#20445; ?br/>
    他的任务,是将误会解释清楚。

    如果带着这个结果回去,那和没有来过,又有什么区别!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吼!

    这?#25991;?#20861;皇明显已经不?#22836;场?br/>
    恐怖的气浪一重又一重的轰击在少将身上,他哪怕是个宗师,也已经开始奔溃!

    哪怕浑身鲜血,但少将依旧是在解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地面!

    苏越躲在宁兽的肚子里,他看着都心疼。

    可自己又不能暴露。

    其?#24403;?#38706;了也没用,宁兽现在的状态,真的和死了一样,除了自己这个类似于蛔虫的人,其他人根本就找不到生命的迹象。

    宁兽皇如今在暴怒的边缘,他不可能钻到宁兽的肚子里,看里面的生机。

    如果贸然暴露,连自己的命也要丢。

    现在唯一的希望,就是宁兽幼崽能赶紧醒来。

    只要它醒来,就能给它爹解释这一?#23567;?br/>
    苏越焦?#21069; ?br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酬勤值-500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过去了几?#31181;櫻?#27599;一秒都如一个世纪那样漫长!

    苏越一个新手,不小心掉在王者局,只能用隐身保命。

    他眼睁睁看着少将被打的支离破碎,最终宁兽皇铁了心。

    他一边轰击少将,一边在召集宁兽族其他宁兽。

    ?#36824;?#20102;多久,上百头的宁兽,已经铺天盖地,覆盖了整片苍天,?#23545;?#30475;去,真的和一片乌云一样可怕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少将咬着牙,不惜一切代价,还在解释着。

    即便是有万?#31181;?#19968;的希望,他都不可以放弃。

    哪怕能激起宁兽皇内心一点点的疑惑,自己的任务也就完成了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候,异变突起。

    宁兽幼崽的尸体……找到了!

    对!

    苏越简直比了狗!

    原本自己在宁兽幼崽身体里,藏的好好的。

    可随着宁兽皇召集来的宁兽越来越多,这里的泥浆也被气浪不断掀起。

    覆盖在宁兽幼崽身上的杂物,也随之消失。

    幼崽出现的时机,也真是巧合。

    它浑身铁青,被埋在泥浆里,简直就是被残杀的典型啊。

    惨啊!

    浑身?#19997;冢?#35302;目惊心。

    简直是凄惨到无法用言语形容!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吼吼吼!

    吼!

    ?#39318;?#23608;体被发现。

    ?#39318;?#34987;杀,已经实锤!

    宁兽全族震怒,苏越甚至眼睁睁看着远处一座山脉,从中央被气浪震开,方圆几十里的大地,已经被音波荡成平地。

    见到?#39318;?#23608;体,宁兽皇更加?#31181;?#19981;住悲?#35828;那?#32490;。

    苏越在宁兽幼崽的身体里,就这样被一股特殊的力?#22570;?#35065;着,缓?#28009;?#28014;到了空?#23567;?br/>
    这一刻,苏越更是大气不?#39029;觥?br/>
    都是宗师级别的妖兽啊。

    简直是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此时的苏越,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画面。

    深不见底的地海,自己是一只不小心从淡水湖里,流亡到大海里的小小草鱼。

    自己身处于旋涡中央,在身旁,有数不清尖牙利齿的鲨鱼在愤怒着游?#30679;?#27627;厘之间!

    根本用不着对方吞自己。

    仅仅是一口气,就足?#36234;?#20320;吹的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苏越从来都没有想到,自己以一个刚刚下湿境的新手,何德?#25991;埽?#23601;混到了王者局的中央。

    之前还埋怨?#20302;?#37324;这个隐身技能无用。

    现在的苏越,脸都肿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猥琐隐身,自己可能已经死了无数次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酬勤值+23

    酬勤值+25

    酬勤值+27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酬勤值增幅的速度越来越猛,这是好事,但苏越真的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骨髓里的洗骨剧痛,加上外界无数宗师的压迫,苏越简直想自杀,来个一了百了。

    到了这时候,苏越感觉他已经体会到了8级的洗骨剧痛。

    但他心里能预估到,距离9级剧痛,还差一些火候。

    而苏越隐隐有一种猜测。

    或许,在宁兽丛林的正中央,是自己真正洗骨的契机!

    现在他所处的位置,并不在中央,由于阳向族叫嚣,宁兽妖?#19990;?#20102;丛林边境而已!

    “?#39318;櫻?#20320;死的?#35980;遙?#37117;怪我,当时没能救了你。可恶的无纹族,实在太强大,还说要屠杀了这个宁兽妖族,用宁兽的身体做药?#27169;?br/>
    ?#23433;?#24525;的无纹族,不得不死,不得好死啊!”

    突然,阳向族那个畜生一声惨叫,甚至眼眶里还挤出几滴泪花。

    “这个比玩意,简直罪该万死!”

    苏越都气的牙疼。

    宁兽族的?#39318;?#27515;了,你个老比哭什么。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在阳向族的带动下,整个宁兽妖族再次?#21493;?#24320;来,空气中都充斥着悲?#35828;?#27668;息。

    但苏越观察到。

    那个花纹斑驳的小花,?#33485;?#30340;更?#27704;?#23475;。

    他看着幼崽的尸体,似乎还在吞口水。

    ?#22278;郟?br/>
    这得多大仇,你难道还想吞了同族不成?

    抢皇位,至于这么残忍吗!

    人族少将楞在原地,整个人犹如被百万伏的雷电击打过。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一切?#32426;?#20102;。

    宁兽幼崽果然已经死亡,而且那几个学生说的没错,宁兽身上遍布着被?#24230;?#25240;磨的?#19997;冢?#32780;且?#19997;?#19978;沾满了人族武者的鲜血。

    特别是宁兽幼崽的爪子指甲上,还想粘粘着不少人族武者的碎肉。

    阳向族卑鄙无耻,细节也考虑到位。

    从尸体上判断,这明显就是人族武者在捕杀宁兽幼崽,而宁兽幼崽经过激烈?#32431;梗?#26368;终不幸被杀的局面。

    “宁兽皇……?#39318;?#30340;?#33041;?#37324;,有阳向族的毒?#28023;?#24744;应该解刨尸体,查看真相啊!”

    终于,少将又想到一个绝佳的办法。

    他喜上眉?#25671;?br/>
    只要解刨了尸体,证明内脏里有毒,那人族的误会就就可?#36234;?#24320;,宁兽异族的危机,也就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少将长长吐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宁兽幼崽尸体出现,看来也是好事。

    少将手舞足蹈的解释着,生怕宁兽皇听不懂,他甚至还模拟着用刀,划自己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?#22570;。?br/>
    “大哥,大叔……智商呢,注意智商啊!

    “你身为一个人族的智商呢!

    “你怎么修炼到宗师的,妖兽讲究一个尸骨完整,入土为安,你没看宁兽皇连耳朵都小心翼翼给幼崽黏上了吗?

    “人家爹刚死了儿子,你就怂恿别人分尸解刨,你当侦?#27602;?#30772;?#25913;兀?br/>
    “这?#20013;?#20026;除?#35828;?#23425;兽皇更憎恨你,还有什么作用?你告诉我,还有什么作用!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往人家?#19997;?#19978;撒盐啊!”

    苏越在宁兽幼崽的肚子里无声的?#21493;?#36947;。

    这个将军意志力很顽强,精神也很崇高,苏越都佩服他的忍辱负重。

    可智商……一?#38405;?#23613;啊!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宁兽妖皇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震怒状态。

    该死啊!

    我儿被你无纹族残杀,我给你机?#23869;幼擼?#35753;你通知你无纹族和我宁兽妖族开战。

    我宁兽皇不?#32426;?#34989;。

    可你无纹族,竟然还想动我儿的尸体?

    阳向族说的没错。

    你无纹族就是想用我宁兽的尸体来炼药,卑劣的无纹族,我宁兽皇要将你们灭族!

    灭族啊!

    “儿郎们,出征……铲平无纹族!”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宁兽皇终于吼出了自己的震怒。

    与世无争这么多年,无纹族终于是彻底点燃了宁兽皇的怒火!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吼!吼!

    此起彼伏的怒吼蔓延开来,苏越在逼仄的?#19997;?#37324;,直接是被震的头?#25991;?#32960;,耳朵都接近失聪。

    这些宁兽,也太?#19981;堵液?#20102;!

    这一次,那个将军终于是聪明了一次。

    他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丧?#20999;?#20026;。

    宁兽族的思维方式和人类不一样,人家根本就没兴趣?#39029;?#20160;么凶手,他们只想要报仇。

    对于一群智商平均只有10岁的妖兽来说,他们根本不会将问题想得太深。

    有仇报仇,才是这群妖兽的宗?#36857;?br/>
    逃!

    二话不说,将军一口鲜血喷出去,随后不惜一切的朝着第五战场逃亡而去。

    ?#27010;?#22833;败!

    先将这里的情况汇报回去。

    望着少将?#23545;?#36867;亡,苏越心里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没有硬刚到底,还算有点脑子,如果一个宗师好端端死在这里,那就太不值得。

    军部还颇有谋略。

    他们派遣的宗师,应该是?#36152;?#36895;度,苏越见阳向族宗师企图追击,但?#24597;?#20102;一下,便直接放弃、

    这个阳向族的任务,是引导宁兽妖族去轰击人族军队。

    “尊敬的宁兽皇,我来替你们带路,我们和宁兽妖族配?#24076;?#23558;卑鄙的无纹族,彻底杀光!

    “宁兽妖族……万岁!”

    阳向族宗师振臂一呼!

    成功了。

    虽然中途出现了一点点的小意外,但最终计划还是圆满成功,没有耽误战机!

    我阳向族的谋略,果然是举世无双。

    “我呸,狗腿子!”

    苏越气的心里怒骂。

    你好歹也是个宗师,能不能不要这么像狗腿子。

    我人族少将来解释误会,虽然被打的有些智?#24076;?#20294;从始至终不卑不?#28023;?#20063;没也被和你一样像舔狗啊。

    阳向族,简直就是狗一样的种族。

    咦!

    不对劲,我是不是在骂自己。

    不对,那只是个技能而已。

    阳向族就该天诛地灭!

    ?#19978;В?#20219;由苏越心中如?#38395;?#39554;,可?#34385;?#24050;经朝着不可预料的方向?#28010;?br/>
    宁兽妖族整军待发,还有阳向族这个狗腿子带路。

    “宁兽兄,你倒是快点苏醒啊。”

    苏越一万个想出现,甚至用刀砍他几下,起码让他苏醒。

    但不敢啊。

    隐身时间消耗了20多?#31181;櫻?#37228;勤值前前后后失去了一万多点,苏越的心简直都要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还好,身处于旋涡中央,酬勤值涨幅还算凶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可用酬勤点:8152

    1:睡眠赦免

    2?#21898;?#30340;代价(下次使用,消耗1300酬勤点)

    3:救你?#35775;?br/>
    4、人鬼有别

    5、猥琐隐身

    气血值:47卡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万幸,?#20302;?#37324;的酬勤值,还够支撑十几?#31181;印?br/>
    苏越大概换算了一下流逝和增幅的速度,其实再坚持一个小时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身处于宗师级妖兽的中央,他承受的压迫也已经是极?#38534;?br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赵启军团会议室!

    散会之后,许白雁就一声不响在枯坐着。

    她虽然面无表情,但已经在努力的?#31181;?#30528;泪水!

    苏越的命纸,就在面前放着,她想看着,但又不敢。

    她怕下一秒,这张命纸就会直接粉碎。

    许白雁习惯了暴力,他不知道该如何去疼爱一个弟弟,所以第一次见面就不愉快。

    眼看着苏越成长到这?#20540;?#27493;,她心里替弟弟开心,替他?#26223;痢?br/>
    可谁知道,好端端竟然会发生这种恶劣的?#34385;欏?br/>
    所有人都回来了,唯独苏越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。

    苏越到底在哪里,他明明还活着啊。

    “弟弟,当初,你真的应该平平安安,当个普通人。对不起,是?#28082;?#20102;你,对不起!

    “弟弟,我对不起你,也对不起爸爸!”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许白雁低着?#25918;?#22312;桌子上,开始?#35828;?#22768;的哽咽!

    想起苏青封,许白雁心里更?#27704;?#30106;到窒息。

    王明崎伤势太重,已经被运转回医院治疗。

    刘果励在会议室外,看着许白雁,他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他想进去劝劝许白雁,但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。

    毕竟,失踪的不是自己弟弟,说再多也是风?#22815;啊?br/>
    目前唯一的好消息,就是苏越还活着。

    “你还,你是刘果励同学吗?我是?#21866;?#20070;的大伯,我可以问你点?#34385;?#21527;?”

    这时候,一个五品老者走过来,对刘果励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吧!”

    刘果励一愣。

    ?#21866;?#20070;不?#21069;?#20840;了吗?

    他能有什?#27425;?#39064;?

    “?#21866;?#20070;,他也全程参与了你们的行动吗?”

    老者面带微笑,用很平淡的语气问道,就如是在公园闲聊。

    “他雇佣我们这个小队来第一战场修炼,然后我们在第五区被阳向族抓走,在山洞里,是许白雁的弟弟苏越救了我们,也包括?#21866;?#20070;!

    “我、许白雁还有王明崎,?#27492;?#23432;护着?#21866;?#20070;逃出来,离开山洞之后,?#21866;?#20070;可能是惊吓过度,就直接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?#21916;?#24744;是要补偿我们金钱吗?

    “不用了,毕竟都是患难一场,虽然救?#21866;?#20070;,我们都冒着生命危险,但这都是我们这些学长应该做的,特别是苏越……他将最好的逃亡机会,留给了?#21866;?#20070;,可他……哎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刘果励眼圈都有些泛红。

    老骨头。

    想?#26700;?#36164;话?

    “金钱……我们杜家一定会补偿各位,这都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“我是想问,你们在和阳向族对战的时候,我家?#21866;?#20070;,有没有帮忙去参战,他毕竟从小?#19981;?#26432;异族!”

    老者皱着?#36857;?#21448;问道。

    什么补偿你们金钱,我是要给?#21866;?#20070;算功劳。

    他虽然昏迷过去,但身上没有一点点异族鲜血,明显不容易算功劳。

    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,杜?#20197;?#20040;可能放过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?#21866;?#20070;在山洞里,确实说要杀异族。

    “但他刚刚逃出洞口,第一眼见到真正的异族,就直接晕过去了!

    “幸亏许白雁回去报信快,我们才等到赵启军团的人,其?#30340;?#26356;应该谢谢许白雁,他和苏越,才是?#21866;?#20070;最大的恩人!”

    刘果励满脸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哼!

    沿?#22659;?#35773;了苏越一路,出门就晕倒,到现在来邀功了?

    如果这功劳被你?#21866;?#20070;捞走,?#20197;?#20040;面对苏越,怎么面对许白雁。

    “杜?#24076;?#20320;也听到了,?#21866;?#20070;全程都在昏迷,就这样吧,别再多问了,他毕竟只是个二品的气血武者,你也别想太多!”

    这时候,一个军官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,?#21866;?#20070;还有个犁兽腰包,你知道下落吗?”

    老者突然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啊。

    “当时苏越?#27492;?#25937;了我们的命,他付出了很惨重的代价,甚至赔上了未来修行的根基。

    “当时,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,计划给苏越一点补偿!

    ?#25300;液?#29579;明崎每人?#36152;?#19977;亿,我现在在积极筹钱,王明崎当时就?#36152;?#19981;少宝?#30679;?#24046;不多几千万左右,而你们杜家果然豪气,?#21866;?#20070;当场就改了犁兽腰包密码,我们都敬佩?#21028;?#30340;好爽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刘果励还真的一?#26412;?#20329;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……多谢同学!”

    老者咬着?#39304;?br/>
    ?#21866;?#20070;,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玩意。

    三亿就三亿。

    你口头承诺一下,杜家自然有办法帮你善后,你为什么要?#29273;?#20861;腰包给出去。

    简直是蠢货。

    “对了,?#21028;?#20260;势怎么样了,他一直在湿?#25215;?#28860;气环,根基不是很稳!”

    刘果励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内伤很重,可能要修养一个月左右,你们也要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老者顿了顿,还是如实告之。

    ?#21866;?#20070;!

    你就是个赔钱窟窿,永远都填不满。

    这次?#21866;?#20070;是真的重伤昏迷,他一直没有醒来,杜家要救他,又要不知道付出多少资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宁兽幼崽,有消息了!”

    突然,一个少将冲进办公?#25671;?br/>
    唰!

    许白雁红着眼,弹簧一样站起来,随后和僵尸一样瞪着他。

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
加拿大西部快乐8
排列3走势图带连线 大乐透五个红球 吉林快3专家预测助手 喝酒玩梦幻诈金花 宁夏十一选五规则 体彩p3图谜总 浙江快乐12选5预测软件 平码四中四复式计算器 澳客网足彩分析 欢乐斗地主1元群 体彩p5综合走势图带连线 宁夏11选5中奖助手下载 极速十一选五走势图 澳客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贵州快三走势图表